对话神奇交易员:潜入 GCR 社群,9 美刀抄底 Sol

选择、Meme、做空、Solana、神秘的GCR....我们聊了很多。

主持人:Nathan, 7UpDAO 创始合伙人

嘉宾:Shu,资深二级市场交易员

编者按:这段对话发生在今年 3 月,现在放出来,是因为看到他的很多预测都应验了。2016 年,Shu 从字节的某个国际化部门跳出全职做加密领域的二级交易员,他潜入了鼎鼎大名的 GCR 社群,并在 9 美刀的时候抄底 Solana,关于选择、关于二级的投资理念、关于 Meme、关于 VC 币、关于做空、关于 Solana、关于神秘的 GCR,我们聊了很多。

聊入圈经历

Nathan:你的入圈经历是怎么样的?什么契机,过去几年有什么样的故事?

Shu: 在 2013 年,我在美国上学时,听说朋友购买了比特币并开始挖矿。当时我就关注一下但没买。后来在同年的七八月份,我看到当时在人人网上备受关注的奶牛丹尼提到了比特币。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开始留意这个领域,并在稍后购入了一些比特币。当时我还在读书,所以只是用零花钱购入了少量。我记得非常清楚,比特币的价格从 200、300 美元一路飙升到了 700、800 美元,而在 11 月底更是飙升至 1000 美元。然而,随后在 12 月份价格又出现了大幅下跌。虽然当时我只是抱着玩的心态进行投资,但我后来意识到这段经历在我后来的成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特别是在 2016 年和 2017 年的那个周期。

我 16 年刚回国加入字节做国际化,有一天,我注意到我们的一位工程师同事在浏览一个类似比特币的山寨币交易所网站。这让我想起了 2013 年的经历,当时我也曾购买过一些类似的加密货币,如莱特币和瑞波币。因为一直没卖,它们的币价已经涨了很多倍了。这可以算作我在这个领域的第二次涉足。

在 16,17 年,开始的投资是赚了一些钱,有的翻了很多倍,很多朋友发币,有的朋友加入 Binance 等等。我记得 2017 年的 12 月,BTC 到达 2 万美金。2018 年 1 月出现了山寨币的一个疯狂的涨势,但可能大约 2-3 周后,币价就一直开始跌,当时我属于一个完全不是 trader 的心态,不懂怎么交易,反正买了就涨,也赚了。又去投新的币,后来就亏的一塌糊涂,赚的大部分都亏回去了,因为不会交易,也不会看线什么的。

真正改变我的契机出现在 2021 年的 3 月到 4 月间,加密货币市场再次活跃起来。但是在 5 月 19 日,火币和许多其他交易所突然爆仓,导致我一天之内损失了数百万美元,这让我感到非常沮丧。2021 年 4 月份的时候,我也注意到,推特上有一些 trader KOL,因为当时自己对这个领域了解有限,所以就 follow 了很多。我 follow 了一个人觉得挺厉害的,叫 GCR。他 4 月底的时候就做过警告了,但当时我不知道他那么牛。因为每一个 KOL 你要关注一段时间,你才知道他厉不厉害。

在 2021 年 7-8 月期间,我处于休整阶段,因为我经历了那一次巨额亏损,感觉非常难受。那时候,我开始系统地学习各种交易技巧,几乎是从零开始,包括学习 K 线等。更多还是我发现 twitter 上有很多很厉害的英文交易员,不过怎么把它从很多的 KOL 里面分辨出来是很大一个问题。

比如说,2017 年那一波周期,我学到的最大的一个 lesson 是中文界的 KOL 大多数质量都很差。这个原因其实也非常简单,你可以看 A 股或者说这么多年国内的一些经验,因为中国人数非常多,就包括 2017 年数字狂人什么之类的那一些号。很多人都是赚了很多,有特别多粉丝,对他们而言最简单的赚钱方式就是割他们粉丝的韭菜,而不是去给他们粉丝提供一些 alpha。我觉得这和美国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在美国也有割韭菜的,但是有一小部分人确实非常优秀,他们不会设立付费群,而是分享真正有用的信息。但是要找到这样的人却很困难,你在 1000 个推特账号中可能只能找到一个。关键是要学会如何找到他们,所以那个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观察。

到了 2021 年 8-9 月,我真正开始关注到了一些值得跟随的人,我的交易技术也慢慢有了一些进步,开始盈利了,逐渐将亏损赚了回来。我记得在 2021 年 10 月,GCR 预测比特币期货 ETF 很快就会通过,他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说他要创建一个“ReBirth DAO”。我当时看到这个帖子的前十分钟就冲进去了。后来这个帖子可能一个小时之内就关了,他创建了一个 Discord 群。我加入后,开始和许多西方的交易员交流,了解他们的交易风格,发现他们的风格与我们的很不相同。慢慢地,在推特上也认识了一些非常优秀的交易员。

至于 GCR,他在 FTX 上的全称很长,GCR 只是他的简写。他在 FTX 的盈利榜上名列前茅,如果不考虑机构的话,他大概能排在前二或前三。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交易员。他在 twitter 上的 track record 是,比如说他发 100 条,可能 99 条都是关于交易都是准的,所以他的命中率是最高的,这个其实是我们这交易员群体里面最关注一个原则:你不能在赚了很多钱后再来发布分析,那是“马后炮”。中国还有很多英文的割韭菜群都是这样分析。但 GCR 通常都会提前给出预测,并且有时还会提供具体的交易点位。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太活跃于公众视野,更多是在我们的小群里交流。

Nathan: 你现在的状态是全职做二级交易?

Shu:全职做二级交易,因为我基本上把 GCR 当偶像,他说的很多交易确实都命中了。他其实 2021 年高点的时候就说过,Crypto 牛市的时候你不应该做任何事情,就应该来全身心,每 24 小时在电脑前,炒币做 trading 各种学习。在熊市的时候,你应该开始与各种项目方建立关系,这取决于你是从事一级交易还是从事项目方等工作。在牛市中全力投入交易是获取 alpha 收益的重要机会,而这种机会在加密货币领域可能十年才出现一次。

关于投资风格和打法

Nathan: 你现在做二级交易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和打法?

Shu: 我的交易风格是比较激进的,因为大部分都是自己的钱,肯定是想倍数上收益比较高的,所以我的风险偏好是比较大的,就肯定是偏左侧的。

偏左侧里面,其实也分为两种。第一种是 technical trader 以线为主,各种量化指标,比如说多空比结合分析进行交易。第二种是 narrative trader,他们更注重市场背后的故事和情绪因素。这个把握就有很多了。我其实主要是 narrative trader 加一定的量化分析,但量化分析在我的策略中并不是最重要的。在加密货币市场,由于参与者相对较少,而且裁判监管者、交易所和大户往往关系密切,这使得市场不如传统股市那样公平和透明。因此,许多技术指标在加密市场可能会失效或严重滞后,除非只关注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主流币种。

所以我是主要做左侧,叙事激励的交易,少部分是属于这个内幕交易。比如说 Solana 在 bear market 的时候,因为 GCR 那个群里面有可能有 5,6 个人,下单可能是 300 到 500 万美金起的。但他们通常不会直接透露具体的下单金额,而是给出一个大概的方向和提示。

就 crypto trader 包括我们那个群其实大部分情况聊下来都是有一个自己的密码体系的,或者说这个代号吧,很多俚语,所以外界也不一定理解。很多时候如果做个 fund,那肯定是更多还是要求稳,回撤太多了就不行,肯定第一是求稳,就比如说配置 BTC+ETH,再加上 20%-30% 的 SOL,再加上 5%-10% 的 Meme coin 就不错了。但我如果觉得这个 Meme coin 起来了,我可能配百分之五六十还加杠杆,所以就肯定是不太一样。

Nathan: 所以总结一下,你的交易风格是:左侧为主,此外在决策某一个 coin 的方法上面可能叙事、趋势、拐点和事件分析的成分更多?

Shu: 对,Twitter 上有很多 influencer,比如说 Willy Woo(@woonomic)对市场影响很大,他非常有名,命中率也非常高,应该属于目前公开发言里面最有影响力的。还有一个 Anatoly(@aeyakovenko),他是 Solana Labs 的 Co-founder,也是 Solana 系的代言人。这些大的 KOL 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偏 technical 的,他们会给你分析 order book,把 Binance 或者 coinbase 上的各种 outflow 和 inflow 拿来分析。宏观我也会看一些,但其实宏观没那么重要,因为宏观大家都知道会走强,只不过是多强,这里面肯定有个分歧。

具体到某一个项目,比如 Solana,或者其他的币种,我会看我是否有一些内部的联系或者信息。这种联系必须是项目方内部的,如果不是项目方或者不是项目方的核心职位,那么他们提供的信息可能并不准确。Crypto 里面最重要的是你要判断你的信息是信息金字塔离第几级?大部分人判断是判断不准的,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处于第二级第三级,但实际上他们可能处于第五级第六级,所以他就慢了很多,而一旦你慢了你的 trade 就没有用了,因为 crypto 的波动是非常快的。

最后一点,市场情绪也是一个被大家忽视的重要因素。虽然有很多社交信号,但这些信号完全是主观的。如果你只是客观地收集这些信号,比如统计所有大 KOL 的提及数量,然后根据这个去交易,那么你的交易成绩可能会非常差。因为大部分的 KOL 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粉丝,而大部分的粉丝是不懂交易的,所以他们往往会追涨杀跌。虽然追涨杀跌在有追涨在某一些阶段可能还比较好,比如说某个 KOL 发了一个推,你可能在那个里面这个推的 15 分钟之内你跟单,你会发现你的 performance 非常好,但是很多人是可能隔了五个小时,你再进去,那你可能就亏了。它是很多是 very time sensitive 的。

Nathan: 你在资产价格、FDV 这块,有什么挑选和做交易的偏好么?

Shu: 有选择。我会有一个不同 level 的配置,就主流币而言,我在 2023 年 1 月以大约 9 美元的价格首次购买了 Solana。因为 GCR 一直唱多 Solana,上次我也说了 Solana 看多这个原因。再比如说 BTC、ETH 和一些其它的 L1,在其它的 L1 的资产配置里面,我肯定是最重仓 Solana 的,因为它的 liquidity 足够好。

第二个 level 是看 meme coin。Meme coin 也有级别。第一看 OG,比如说上一波周期的 Doge 和 Shib 会关注。第二个是 chain specific meme coin,按不同的链不同生态来分,比如说 Solana 的 Wif。Wif 我们都是差不多 0.26 买的,差不多十倍。再有就是 pure meme coin,比如说 Pepe,可能大家说 pepe 属于 Eth 生态,但其实我把它当成一个没有什么 chain specific 的 meme coin。Meme coin 也可以按不同的主题分,比如说它是狗狗类型的,还是猫类型的。如果狗狗类型的币种中有许多市值已经超过了十亿美金,那么猫类型的币种中是否也应该有几个市值达到十亿美金?你再往下伸,第三 popular 的 Pet 是什么?如果你能 figure out the series question,你猜对了,可能就很有价值吧。总体来看,我们觉得这一波牛市其实就看两头,要么买那种最主流最强势的那种 layer 1,要么押对 meme coin。

Nathan: 在 meme 这个象限里面以不同的动物属性划分这个关联度大吗?比如说狗狗类的已经有 OG 的估值体系了,那猫的就一定会去对标狗狗类的这样一个关联和锚定,是有价值支撑的么?

Shu:没有,你只能最粗线条的看,比如说某个狗狗类的 coin 估值到了四五十亿美金,那猫猫类的 coin 它再怎么不 popular,到个十亿美金,是狗狗类的七八分之一,还是很有可能的。

Nathan: 你怎么看这轮牛市 Solana 的 meme 的表现往往好于 ETH 的 meme,跟背后的资金、不同地区的交易员影响力不如美国有关系吗?

Shu: 我觉得这个原因其实特别简单。两三周前我试着买 ETH 上几个 meme coin,gas fee 非常高。作为一个从传统互联网大厂字节出来的人,我一下就理解了,on board cost 太高了。比如说我冲 1000 美金、2000 美金,我 ETH 的 gas fee 有 10%,但 Solana 可能 2-3%,那我当然冲 Solana 了。而且大部分人买的时候他都不可能一两千美金去冲,而是 100 美金甚至几十美金。那他冲的时候一看,冲 50 美金,交 30 美金或者 20 美金在 gas fee 上,那我就不冲了。这是最直接的道理。

还有一个原因是,Solana 在这个周期已经打响了一些招牌,除了币价上涨,它在美国还有很多 exposure。如果你在美国,你可能已经接触到了它的实体店,它发布的手机等等,所以不管是不是圈外圈内的人其实都有某种程度的接触。如果 Solana 在很多方面支持看涨,那大家自然会想上面有什么东西,这是一个比较 logical 的 thinking。

Nathan :如果其它很多链,比如很多的 L2,也都开始把 meme 当成自己的市场和增长发动机,去上 meme 项目,你觉得这些 meme 值得买么?

Shu: 肯定都会上,但我不会买。这又是另外一个误区,大家喜欢买这种补涨的东西,我从来不买补涨的东西,我只买跑的最快的。这也从 GCR 里学到的。你应该永远关注那些跑的最快的币。你的唯一的 job 是找到这轮 meme cycle 里哪些跑的最快的,如果你没最开始上车,那就找什么时候上车,就比如说他回调上车。你不应该去买那些补涨的新东西,或者说你只能很小部分配置那些补涨。因为补涨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你的 market maker 或者项目方并不太 competitive。

如果你的 market maker 非常厉害,对 BTC 或整个 market 的判断是最准的,那你是不是应该领涨而不是补涨?再或者说,假设你在创业,你是第一批获得融资的人,但如果你没有在第一批融资中成功,那只能说明你反应不够快,而反应慢在 crypto 这么 capital efficient 的 market 里有无数的 drawback。因为 crypto 大家都在 fighting for attention,但 attention 其实是不成比例来汇聚的。就比如说 Bome,它可能一天就可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 grab 过去,但是这些都是背后有大金主的。我们看它价格上去的曲线,包括喊单的话语,一两天内价格上涨这么多,这种东西是没有奇迹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朋友会相信这是什么偶然的,这从来都不是偶然。比如当时 Solana,我们看到价格达到 9 美元时,我们大概算了一下,1 月份时能达到 18 美元,我们都有预算,基本上当时我们群里可能凑集了 300、400 万美元,GCR 一个人就投资了 150 万美元,我们每个人都投资了一点。

Nathan:你怎么看现在所谓的“VC 币”?

Shu:我个人风格是不碰任何 VC 占大多的 Token,除非这个 VC 已经被清洗出去了,比如说 Solana。这个原因也很简单,VC 是靠拿富人的钱去投,其实压力没那么大,比如说你一个 VC fund 可能三亿美金,但你拿的不是自己的钱,你自然动机没那么大。我们群里大交易员,拿别人的哪怕 10 倍 20 倍的钱和拿自己的钱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根本不关注任何 VC 说的任何话,我更关注一般的普通人他们怎么想。

第二,我关注真正的 powerful house 怎么想,比如说 BTC 最大的 market maker、BlackRock、Jane Street 这种。从某种程度来说,VC 只是纯多头,他们因为工种属性和认知基因只会喊多,如果不喊多,他们募资募不到钱,这里面是真乐观还是为了忽悠 LP 去假乐观就不好说了,但这种一味唱多的言论会影响和误导大众。一个准确的市场一定是既有做多又有做空的。比如说 2022 年,我靠做空赚的钱比做多赚的钱要多 70%,Crypto 里很大一部分钱会靠做空赚。BTC 未来回撤 50% 是一定的事情,你在牛市顶端找合适的时机开两倍杠杆做空,那也能赚很多钱,而且在里面你根本不用管回调,但是你保证金要足够(这不是 financial advice)。另外,做空一定要右侧做空,而且不能全仓进去,也不要去猜那个绝对顶。不过,一般人不要轻易做空,做空是很需要技术的。但做空厉害的人一定做多不会差,因为做空是比做多更需要判断的。

做空对很多人来说,耐心是最重要的,其次是要确保保证金足够,因为有时要使用杠杆。我记得在 21 年的时候,在某个交易所上做空一个小币种,那个币种的价格在一个小时内猛涨了 15 倍,结果我被爆仓了。这对交易所来说也不好,因为如果一个小时内价格波动如此剧烈,会严重损害交易所的声誉。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是不能容忍的。如果一个币种在一个小时内涨幅达到 3 到 5 倍以上,这说明交易所的流动性和订单深度管理并不到位。像 Binance 这样的交易所会持有该币种 30% 到 40% 的供应量,并且自己会做市商,这样一来,即使价格波动,一小时内涨幅不会那么大。你会发现在 Binance 上,一天内涨幅 2、3 倍的情况很常见,但在一个小时内涨幅 10 倍的情况非常罕见,这两三年都没有。一个小时内价格暴涨 10 倍会导致很多人爆仓,也说明了交易所的卖方流动性非常差,没有足够的卖压。当然我还有一些朋友也在 Gate 等其它的交易所被爆过仓,一个小时拉两三倍。他们都是群里的人很厉害的交易员,于是后来大家就不用这个交易所了。

我觉得有一些中国背景的交易所其实有点捡芝麻丢西瓜。因为这个领域长期来讲是非常赚钱的,没有必要为了一点点小利而不顾风险控制。就好比赌场,怎么能让别人一个小时就输光呢?最好的经营是让赌徒慢慢亏。

聊“做空”与杠杆

Nathan: 从 ROI 和 take risk 的角度,一般对杠杆控制在一个什么样的区间比较好?

Shu: 杠杆要看币吧,其次就看你对这个 trade 的 conviction,比如说你觉得这是可能绝对底部了,或者接近绝对底部了,我可能会使用 7、8 倍的杠杆。一般我会避免使用 10 倍以上的杠杆,因为回撤 10% 是很经常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回撤 10% 就是为了爆掉这些 10 倍杠杆的仓位。7、8 倍可能是我用过的最高的了,一般可能就 4-5 倍吧。还有就是看仓位,你比如说我仓位上很多钱的时候,那可能就 2、3 倍杠杆。只要一个交易员跟你说他经常用 20 倍杠杆,要么他的仓位不够大,那就没有意义,要么哥们离爆仓不远了。因为 crypto 里任何币你回撤 5%,二十倍杠杆不就爆了嘛。BTC 回撤 10%,10 倍杠杆不就爆了吗?其实 10 倍杠杆,很多币都容易爆掉的;很多小币可能回撤 30%、40%,那 3 倍、5 倍的杠杆就都爆了。而且一般来讲,仓位不能一下加满,都是慢慢加的。

9 美刀抄底 Solana 的那些事

Nathan: 重点讲一下你为什么敢在 9 美刀的时候买 Solana?

Shu: 是的,我在 9 美元的时候购买了,后来价格涨到了 18、19 美元。我认为第一个契机是 FTX 的破产。当时 FTX 爆雷,很多人都损失了大笔资金,FTX 破产后,我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怎么试图回收损失,直到 12 月初,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开始逐渐关注一些事情。那时候,GCR 在 12 月中旬创建了一个小群,前五分钟就有大约 50 个人进去了,我们也加入了,并且进行了一些讨论。GCR 说,11 月底可能是最低点,市场处于绝对底部,他当时预测到 2023 年会有一个巨大的反弹,2024 年会开始牛市。

这里插播一下,GCR 预测的东西很多且准率很大,比如说他 2023 年年中的时候就预测川普 90% 的概率会当选新一届的美国总统,按现在趋势,其实概率很大。GCR 在 0.1 还是 0.2 美元的价格买入了川普的 meme coin,上周他说这个代币已经浮盈超过 3500 万美金了(本次对话是今年 3 月)。他也预测了 Luna 会 crash、预测了 friend.tech 的出现,他预测了很多东西。他是史上最强的交易员,没有之一。

一般 ETH 的 competitor 会比 ETH 涨的多,这个周期 ETH 最大的竞争者还是 Solana。第一,Solana 在所有的 ETH killer 中融的钱是最多的;第二,Solana 相对是一个 Americanized 的一个 public chai,它的命名源自加州圣地亚哥的一个海滩,他的几个创始人都是高通的,LinkedIn 上可以查到;第三,Solana 的生态方还是搞出了一些吸引人的东西,比如 StepN,比如一些第三方开发者做的钱包,他们整个团队的人很 Americanized,相对是比较精英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去了纽约他们那个线下的 store。2022 年 6、7 月,我回美国,我发现他在这边开 physical store,这证明他的财力还是很好的,不然,他没有必要在那个熊市的时候再开一个 store,这些都证明 Solana 在下个周期还是想干大事的。

去年 8 月底的时候我去墨西哥参加了以太坊的 Hackerthon,我觉得 V 神跟几年前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他有好几个私人保镖,有点被造神的感觉,像是没什么动机了。GCR 经常说,一个币为什么要拉,因为它有动机。一个团队没有 incentive 它是很难成事的。我觉得以太坊在动机方面不太够,包括 V 神和其他的以太坊 OG 都已经休息太久了,就跟老去的腾讯、阿里巴巴一样,没法跟 new competitors 相比。这几个原因导致我觉得 Solana 比以太坊好,而且当时我们算了一下,Solana 大部分 supply 都被 FTX 吃掉了。

我记得去年 4、5 月的时候,GCR 就判断 BTC ETF 一定会通过,但对通过的 timing 不知道。所以在这个 timing 之前所有的洗盘都是正常的。而这个 timing 一旦过了后,你在两三周之内买 Solana,你发现它的价格仍然还是很低的。此外,当一个情绪拉到 fear the most 的时候,一般来讲都是会反弹的,这是 crypto 的经验。Counterfactual 不一定是最好的 trade,但最好的 trade 一定是 counterfactual。

Nathan: Luna 也是 counterfactual,那为什么不买 Luna?

Shu:Luna 的暴雷不一样。Luna 那个是可以数学算出来的,他那个东西是没法维持的。Solana 的 case 不一样是在于,FTX 倒了以后,Solana 经历了 huge sell,它在 2022 年稳定了以后,证明它大部分抛压已经没了。我们看了一下 order book 上的 selling pressure,我们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差不两三周,发现 selling pressure 的 sell wall 是很低的,只需要一点点 buy pressure 就可以把它冲上去。如果你相信 FTX 是最大的 catalyst( 催化剂 ),没有比这个更 bearish 的 scenario 了,那其实 BTC 已经到底了,那 BTC 一旦 stabilize 或者是稍微反弹一点,那反弹最多的是哪些?这是非常大的 alpha。

Nathan: 那你认为 Solana 的 FDV 会超过 ETH 么?

Shu: 我觉得 Solana flip ETH 可能还有点难。因为我们的判断是 ETH ETF 的通过基本是板上钉钉的,只是时间问题,它是 Not a question for if but a question for when,那 ETH ETF 通过以后 ETH 也会涨一波。Solana 肯定也会通过,但是不是这个周期或者说这个周期什么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所以他没有这个 Legitimacy 和传统的 Traditional big money In 的话它能涨多久,我们是不清楚的。因此我觉得这个周期 flip ETH 是比较难的。ETH ETF 我觉得这个周期是一定会实现的,那 with traditional money help,那 Solana 能 flip ETH 吗?是很难的。因为传统资金量级不是一个级别。(本次对话发生在今年 3 月,那会市场处于 fud 以太坊的情绪中。)

第二个原因是,以太坊本身比 Solana 的历史要长很久,可以发现所有 crypto 上 coinmarket cap 的排名,后来的币想 flip 之前的币是很难的。因为你比如说以太坊,可能巨鲸是很早买的,他不 care 以太坊的价格是 3200 还是 4000。他一直拿的话,那代表他不一定有 selling pressure 和 selling incentive,因为他不是 trader。

关于 GCR

Nathan:来聊一聊你们 GCR 的群吧。

Shu: GCR 非常严格,只有一小部分人能留在群里。大部分群成员都是大型交易者,他们的资产规模可能达到几千万美元,甚至十亿美元。GCR 的标准也因此十分严格,对每一句话都要求严谨。我们主要讨论价格方面的话题,但偶尔也会涉及其他议题,比如美国政治或者类似特朗普是否能当选的话题。对于所有讨论,我们都以交易的视角来看待,因此要求非常严格,确保我们的言论和预测准确无误。这种严格的要求可能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尤其是如果你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交易者,这意味着你对自己和周围环境都会有更高的要求。当然,这取决于个人的选择,但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严格要求自己,确保自己的言行严谨。举个例子,有时候 GCR 会使用暗语,提到某个时间段或某种币种,你就需要去研究,了解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哪些币种可能受到影响。大的 trader 通常不会直接告诉你,而是给出一些提示,需要你自己去解读。

我们其实是有两个小群,一个大约是 50 个人,还有一个小群大约十几个人。群里面有一些欧洲的交易员。欧洲的交易员我们总结下来:第一,欧洲人可能特有地有一些迷之自信;第二,欧洲的很多认知和文化偏好,可能是因为地广人稀,欧洲总有一点愤世嫉俗的感觉。欧洲其实影响不了太多市场,虽然欧洲也有不错的交易员。影响市场最大还是美国的交易员,包括华尔街等等。我们说 BlackRock CEO 拯救了 ETF 通过。不然的话,其实这个牛市的周期不会这么快到来。

亚洲交易员的短板是,大部分没有那么深刻理解美国文化,其次是因为大家同质化的思维特别严重,可能是集体教育的原因。这不仅是中国,日本、韩国可能也都这样,当一个币涨的时候,大家都追涨,但大家拼的是 operation excellence,拼的是能快进快出的执行力,但那赚钱还是很累的。最好还是追一个大的趋势,比如说 Solana 在很低的时候买进去,你就一直拿着,这种风格美国散户很喜欢。拿着一直持有,10 倍 20 倍你再出,这比你快进快出要轻松多了,而且对交易员的心态和生理健康也更好。

Nathan: 不同地区的交易员,在市场影响力上,食物链或鄙视链是怎么样的?

Shu: 据我的观察欧洲比亚洲还是稍微更有一些优势。第一个是因为他们跟白人文化相对更接近一点,相对来说比较能理解美国的一些文化,而且欧洲交易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它没有亚洲这种集体思维。欧洲人,他跟美国人一样,不会受集体思维影响,相对亚洲交易员来讲更多是个 independent thinker。第二点,欧洲,它有一定的优势是在时区。在亚洲时区和美国时区,交易员都有一段醒的时间。你会发现,从上个周期到现在这个周期,很多币的大涨大跌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在中国的凌晨两三点,是对中国的交易员是或者说亚洲交易员是非常不利的。但这个周期我最近看了一下,有些主流币其实在亚洲时区的 performance 更好,但这个不代表亚洲交易员好,因为我知道有一些美国 trader 搬到亚洲来了。

Nathan: 北美的顶级交易员来亚洲生活是当下的潮流趋势么?

Shu: 他们有的搬到亚洲主要是因为因为生活成本吧,还有饮食等各方面,花同样多的钱,他可以在亚洲活得像皇帝一样。但他们不会说长期搬这,短期来几个月或者住半年,也是作为交易的一种放松吧,因为在熟悉的环境里是很难放松的,但你去一个陌生环境,你可能要学习和适应。

交易的时候你也不能天天盯着,比如说你牛市里面也有大回撤,比如回撤 20% 的时候,你如果天天盯着,很容易做很冲动的一些交易,就比如说你试着去接刀子。所以节奏感非常重要。回撤 20% 的时候,你不知道会不会回撤 25%,这个时候你最好方法去度假几天,然后再回来观察。不要去试图猜底。我见过很多亚洲的交易员,就会做去猜底,结果把心态搞乱,等涨上的时候又后悔,我没有早一点买,又追上去,再回撤的时候又整个心态打乱,整个牛市周期可能收益就大减。

Nathan: 怎么去解决更早、更好的发现机制?感觉很多亚洲交易员不仅是执行力强,也是更善于做早期的项目发现。

Shu: 没有方法论。首先有一点,大家总是想总结出一个范式和路径,但这个东西在 crypto 交易里面可能是错的。比如说赚 1000 倍赚 2000 倍的这种币这些,或者说这种人都是都没法形成方法论的,形成方法论起码你要有三个以上的 sample 样本,你才能说形成规律,但这种东西一般不会超出两个。

我在无数个炒币群里看到各种漫天飞的故事会,但其实这种东西看完搞笑就可以过了,你得严格控制你的信息输入,就跟你每天吃的东西一样。你每天你吃预制菜,你怎么可能健康,你不可能健康的。我基本上只关注两三个中文 KOL,其他全部是英文 KOL,这样我的消息源是非常干净的。包括微信上看到的内容,其他群我都退出了,因为你会成为反向指标。我在字节也待过,了解信息流对人的潜移默化影响。你每天接收的信息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你,而不是简单地被你的大脑归类。你要确保你看到所有都是 alpha。或者说最大程度争取是 alpha,这个很重要。

另外一个常见错误是,有些人会觉得留下几个反面例子是有益的,但实际上这是非常错误的。举个例子,群里有个叫做 Alex 的人,他在上一个周期曾经赚了两三亿美金,成为 FTX 交易平台利润榜的第一名。但后来几天内损失了几千万美金。他分享了一句经验,值得借鉴:错误的反面不一定是正确,所以反例这个东西是不成立的,没有所谓的 counter indicator。

你要花很多时间在 in front of screen,每个 KOL 可能要追踪很久,比如说做交易员的 KOL,他的很多 call,你得记住,如果记不住,你拿 excel 记。要记住这些交易员的很多 call 是不是准确的,如果是十个提前的 call,基本上能做到七八个准确,那你就 follow 他,把他重点放在一个类,这可能是一个方法。

另外,我发现特别厉害的 trader 都是内向型人格,不是外向型的,而且他们说话风格的 ego 都不小。ego 大的不一定是好的 trader,但 trader 大部分 ego 都很大。就是因为他 ego 大,所以他非常重视他发给公众的每一句话,他会对他的发言的负责。GCR 群里面我们每周会统计你说了多少句话,每周要被迫做几个的 price prediction,你会被 judge based on the prediction,排名最差的 20% 每周会被踢掉。总结来说就是,第一,控制你的信息输入;第二,找到你自己的 alpha following。

聊后续趋势

Nathan:你对于这个牛市周期的市场走法和节奏怎么看?

Shu: 我们 trader 只讲这个确定性比较大的事情,我不太敢说它具体的时间点。因为我说话比较保守,我只能说 2024 年我觉得肯定是牛市,2025 年是不是,我不太确定。2025 年一季度可能还是,之后是不是,不确定。价格价位层面,有人说 BTC 会达到 20 万什么之类,我觉得有点过于 Bullish。虽然有可能达到,但说实话我觉得能到 10 万我就很开心了。因为 10 万是一个很大的心理门槛,很多人可能低估了这一点。10 万是六位数,我们现在都是五位数,这是 psychological level 的突破,就跟 meme coin 去零这种事情是一样的。我怀疑大部分的 whale 在接近 9 万、10 万的时候,会有一个 sell off。到时具体得看 sell off 的 recovery 怎么样。所以我觉得到 10 万就不错了,10 万之上当然最好,但其实对我影响也不大,因为到 9 万的时候,我可能就逐渐开始减少 BTC 了,去玩更多 altcoin。

Nathan: 那 Solana 走势怎么样?

Shu: Solana 现在 190 多(对话发生在今年 3 月)。我觉得翻个倍,到 300、400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我还是比较保守的。上一轮牛市 BTC 的 ATH 是 6 万多,这轮牛市如果再加个 50% 大概是 10 万。上一轮 Solana 的 ATH 是 260,那我保守估计加个 50% 或者 60%,大概是 400 左右,可能会更高,因为 BTC 涨 50%,Solana 的弹性更大肯定是不止涨这么多。

欢迎加入深潮TechFlow官方社群

Telegram订阅群:https://t.me/TechFlowDaily
Twitter官方账号:https://x.com/TechFlowPost
Twitter英文账号:https://x.com/TechFlow_Intern
作者7UpDAO7UpDAO
相关文章
2024.07.22 - 8 小时前
马斯克又带单,时隔三年换上激光眼
大选又出爆款 meme,牛市信仰再充值?
2024.07.18 - 4 天前
硅谷顶级风投 a16z 创始人:我们为什么转而支持特朗普?
在当前的政策环境下,特朗普比拜登更适合推动科技和初创企业的发展。
2024.07.18 - 4 天前
你猜,特朗普曾经的竞选承诺兑现了多少?
一文回顾特朗普曾经的竞选承诺,推测他对于加密行业的承诺能否实现。
2024.07.16 - 6 天前
硅谷大佬 + 比特币 Holder?一文了解特朗普竞选搭档 J.D. Vance
如果特朗普当选,8 月份将年满 40 岁的 Vance 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统之一。
2024.07.11 - 11 天前
KOL 自述:加密 KOL 是怎样炼成的?
「除了工资以外,我至少有五个收入来源。」
2024.07.04 - 18 天前
孙宇晨胜诉的一小步,区块链再一次“被看见”
名满天下,谤满天下,是每个时代创新者的宿命。
2024.07.01 - 21 天前
走近 Andrew Kang:从 0 到资产 9 位数的加密资本代言人
既是现在的加密大空头,也是一直以来的加密资本代言人。
2024.06.28 - 24 天前
OpenAI 崛起大揭秘:弄权高手,奥特曼靠人脉积累起巨大影响力
奥特曼正全力以赴地迈向他的下一个宏伟目标:让人工智能在多种任务上超越人类的表现。
2024.06.28 - 24 天前
对话孙宇晨:Vision Pro 和比特币是我经历的 WOW Moment
科技爱好者孙宇晨,想报名成为第一批去火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