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 S1E03:DAO 之道

DAO 是游离于传统国家、公司和社会组织的边界之外的新型组织形态,最终将会取代民族国家成为网络时代「想象的共同体」的新范式。

撰文:ChineseIII

这是卧虎藏龙项目一篇命题作文,其实我对中文 DAO 的现状了解不太全面,混在几个 DAO 中也是以潜水为主,不过正好我在今年的香港 Web3 嘉年华做了题为「中国传统文化在 Web3 复兴的可能性」的演讲,内容有些相关,所以就接下这个题目,作为那篇演讲的摘选和扩充。那篇演讲篇幅太长,这篇文章我尽量浓缩精简一些。

这个题目分为三个层级,首先我们要澄清「DAO」是什么,DAO 在 Web3 运动乃至整个信息时代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其次,我们要讨论以中文为主的 DAO 的 DAO 有什么特色,是和英文 DAO 一样的组织,还是更 low,或者各有特色?最后,我们再聚焦「中华文化」的影响,即除了说中文之外,我们中文 DAO 是否还可能基于传统文化的特色,走出别具一格的风采。

简而言之我的结论是:首先,DAO 是游离于传统国家、公司和社会组织的边界之外的新型组织形态,最终将会取代民族国家成为网络时代「想象的共同体」的新范式。其次,华语玩家已经广泛参与 DAO 的实践,或许更加散乱无序,但这种狂野特征也同时具有革命性;最后,中华文化的特质是注重历史和注重家庭,这些特质恰好能为现代西方文化提供补充,也与区块链蕴含的文化倾向非常合拍。

01 为什么需要 DAO?

DAO 的字面意思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但一般还默认它建立在区块链的基础之上——要么使用 NFT 作为身份标识,要么使用某种代币建立经济系统,要么使用智能合约实现治理机制,要么以上都是。

但之所以需要基于区块链,还是因为「去中心化」,如果一个组织之所以引入区块链只是为了一个增加一个圈钱的噱头,而不是为了「去中心化」,那么它只能说是一个假的 DAO,是披着 DAO 皮的传统组织。

真正意义上的 DAO 和任何传统组织都不相似。俱乐部、同好会、公益组织、公司、财团、政党、国家……一个 DAO 可能兼具以上组织的特征,但又不同于以上任何一种组织,它是一种超越于民族国家之上的新型「城邦」。

因为如果说我们是真的要用区块链,而不是只为噱头而用区块链,那么必然是因为我们的组织需要某种超然于任何国家、跨国公司、国际机构之上的基础。因为如果我心甘情愿在现行的国家或公司提供的规则或平台上搞事情,那么我原则上并不需要区块链。只有我需要超越这些传统机构的现成边界去做事情,才需要借助区块链这一新技术。

区块链的特点就是在数字世界中开辟出一块「无主之地」,我可以不借助任何「注册」和「许可」建立一个数字身份,然后用这个数字身份在 DAO 中打工,完成数字工作或创造数字作品,获得数字货币,然后消费数字资源,玩数字游戏,收藏数字艺术品,赞助其它数字城邦,功成名就后在数字世界留下印记……以上所有活动,无论是科技创造还是文艺审美,是追名逐利还是娱乐消遣,都可能完全发生于数字世界,也就是说,这些活动在旧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无迹可寻。只要我从来不和法币或现实资源发生兑换,整个数字生活就是完全独立的。

这才叫真正的「自治」,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数字世界摆脱所有的成规旧俗,自己制定新的规章和共识。每一个 DAO 都是这样一个在数字世界独立自治的社群单元,而这种自治,仅就数字生活而言,有可能比传统民族国家的主权更加彻底。

当然,并不是所有 DAO 都需要如此彻底的自主权,许多 DAO 都愿意依附于某个更大的生态,也未必要摆脱对旧世界的所有依附。但原则上说,DAO 的理想方向就是「网络国家」,是超越于旧民族国家范式的新型政体。

为什么民族国家的范式需要被超越?显然是因为这种范式不再适应于信息时代的新环境了。民族国家的范式并非古已有之,它是现代性的产物,是伴随着从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的整个现代化浪潮而兴起的。在此之前,想象的共同体依靠神话或神权维系,国家的边界也并不清晰。

许多貌似理所当然的规则其实都依附于民族国家的范式,例如法币体系。现在很多人奇怪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个区块链项目都要搞一套自己的 Tokenomics(代币经济学),我本来也不太理解,因为确实许多代币都是发出来割韭菜的。但是我一旦把加密社区对标于民族国家就想通了,因为法币体系其实更奇怪——为什么每一个国家或有独立性的地区,都需要搞一套自己的法币体系呢?弹丸之地如新加坡也要发行新加坡元,澳门也要发行澳门元,为什么不直接用美元或人民币之类的货币呢?显然,他们想要通过独立的货币体系,把自己与全球市场划分出一个边界,在边界之内就可以更灵活和更自主地施行独立的治理方式。所以对应来看,一个网络国家想要划出自己的边界,更独立地贯彻自己的章程,搞一套自己设计的代币经济学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02 DAO 做为公共空间

既然 DAO 取代的是传统国家的新范式,其最终理想是建设独立自主的网络国家,那么 DAO 就应该提供一个多元多层次的公共空间,而不能满足于传统公司那样的垂直关系。

公共空间是每个人的行动产生回响的地方。这个空间不能太大,以至于每个人的行动在其中都显得过于渺小,听不到回声;这个空间也不能太小,以至于形成一个「茧房」或「回音壁」,充斥在其中的都是同质的声音而缺乏丰富性。

诚如阿伦特所说,人的「现实感」依赖于公共领域的存在,回响过响或过轻都会给让人陷入虚无。人是需要这个世界中经常获得反馈的。文艺作品中经常描写:当一个人怀疑自己陷入梦中时,会自己掐自己一下,感受到痛说明自己在现实世界。掐自己一下是输出我的意志,而感到疼痛则是接收到相应的反馈。如果我希望我的整个人生更具有现实感,我就需要从整个世界中接收到针对我输出的意志的反馈。如果我的一切行动犹如过眼云烟、石沉大海,在世界中激荡不起一点儿涟漪,那么我会感觉我的人生也是虚无的。

从电子时代(或大众媒介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或 Web2 时代),总的趋势是公共空间的瓦解,这种瓦解是通过对公共空间的加速和扩张达成的。麦克卢汉「地球村」的预言其实暗示出公共空间最终「撑爆」的可怕局面——全世界几十亿人犹如挤在一个村子之内。这并不是多么美好的景象,相反,公共空间在这个失去距离概念的世界中彻底消失了。每个人似乎都有权发出声音,但很快就淹没在闹哄哄的环境中,被迅速遗忘。电子媒介(在麦克卢汉那里是电报和电话,现在以手机为代表)提供越来越即时迅速的反馈,以满足人们追求反馈的需求,但是却让人们更难在公共空间产生持久的回响。阿伦特意义上的政治行动——即在公共空间中激起无限涟漪的行动——变成了极少数人的特权,而那些似乎能产生显著回响的行动者,其实也都脸谱化了,从政治家到 KOL,都服务于「流量」,对外展现的是某种「人设」而不是他真实的自我。

关键就在于两个趋势:一方面个人原子化——越来越多的人连小家庭都不组建了,更谈不上依存于家族或特定的社区而生活;另一方面是社交平台的扁平化——我们不再前往广场、集市、街头巷尾或市政厅等具体而有限的空间去参与社交和政治行动,而是在推特或微信之类的社交平台上进行,这些平台提供的空间是同质化的、全球化的,在其中完全丧失了边界感。也就是说,我们所能参与的公共空间要么太小,以至于连邻居都听不到,要么太大,以至于毫无波澜。

如果说 DAO 的使命是重建公共空间,那么它们的一大使命就是要在扁平化和流动不居的数字世界中重建多样化的「地形」(这是我上次去新加坡参会的演讲主题,有机会也会再整理),并在总体开放互通的情况下建立出适宜的边界。这样,在一个恰当的边界之内,每个人的行动都会得到恰如其分的反馈,每个人激起的涟漪也能够共振出和谐的乐章。

事实上在互联网时代,也不是完全没有边界不大不小的小圈子文化,例如黑客社区、开源社区、BBS 和论坛、字幕组、粉丝团等等。打赏经济的繁荣满足的就是人们「在公共空间获得反馈」的需求。榜一大哥砸下千万打赏,就是为了听主播当众喊的那几声老板大气,以及领衔打赏榜的荣誉感。或许也正是因为整个世界太缺少这样的公共空间了,所以网红经济才会如此火热。

关键在于,网红经济的「代币经济学」是畸形的,整个公共空间不是由网红和水友构成的,而是完全依附于直播平台而生存的,无论是鱼丸还是火箭,这些「代币」都是平台垄断,不能公平铸造,也不能自由流通,平台会严格限制代币的使用,并且从流通中抽走最大一部分。

高昂的平台抽成不只是一个垄断和剥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游戏规则由谁制定的问题。关键是,经营平台的企业和资本本身并不是公共空间的参与者,他们仍然属于流量经济的范式之下,在资本方眼中,平台上所有公共行动的参与者,并不是一个个独特的个体,而是一波波带来利润的「流量」。

所以区块链和 DAO 的使命又被称作 Web3,即要颠覆 Web2 的范式,反抗大企业和大资本垄断公共空间的趋势,跳出流量经济,把结社权还给每个个人。

03 中文 DAO 的特色:「卷,润,躺,韭」的积极意义

讨论完 DAO 的意义,我们回过头来看中文 DAO 的特色。

顾名思义,最基本的特色当然是以中文为主要社交语言。显然,这种特色呈现出某种隔阂:以中文为主,首先就增加了英语和其它语种用户的参与门槛,局限了参与者的范围——主要是华人玩家,特别是更多吸引到不擅长英语交流的国内玩家。

但按照我前文的分析,这种语言隔阂未必是坏事,而是可能为公共空间增加边界感和多样性的条件。在信息时代,传统的空间边界瓦解了,剩下的能够决定一个社区的边界的,一是兴趣或注意力,二是语言和文化背景。

英语文化区的人们其实也意识到文化多元性的重要性——尽管他们实际上推动的各种多元性议题大都聚焦于性别、性向和肤色的多元性,但相比这些动物性特征,语言和文化的多元性更是人类值得珍视的东西。

当然,中文社区还有一些被人诟病的特色。有人说华人骗子大割多,这一点我在前文「中国传统文化在 Web3 复兴的可能性」已经讨论过了,这是大航海、大拓荒时代早期的必然氛围,中西方都差不多。我在这里额外再讨论一些中文社区的表现特征。

有一张「中国当前社会心态分析」的梗图挺有意思,以横坐标「抵触—合作」和纵坐标「消极—积极」划分了四个象限,分别是「卷、润、躺、韭」,其实这四个字也可以概括中文 Web3 社区的众生态。

1. 卷:中文社区往往更加内卷,比如更喜欢搞 PVP(玩家互割);

2. 润:有些中文玩家千方百计要润入西方社区,或更崇尚西方项目,有洋人背书的项目更受欢迎;

3. 躺:许多中文玩家喜欢躺平不劳而获,满足于薅羊毛而不想建设;

4. 韭:中文玩家经常心甘情愿被割,喜欢玩击鼓传花的游戏,赌性很大,最终都成韭菜。

首先还是那个道理:很多现象其实不分东西方都是有的,特别是就 DAO 而言,西方社区跑得很好的其实也不多。其次,有些现象或许确实在中文社区更显著一些,但这并不是只有坏处,对于旨在创造新秩序的区块链革命而言,或许反而是优势。

19 世纪的无产阶级也是良莠不齐,同样是内卷强烈,坑蒙拐骗横行,但马克思认为社会革命的希望就在无产阶级,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他们对旧世界的留恋比任何人都少,对新世界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多。只要他们能够呼应上技术进化的大趋势,最终能爆发出改天换地的力量。尽管工人运动的后续发展在许多方面超出了马克思的预料,也有许多糟糕的面相,但仅就「更具革命性」的判断而言,大体是准确的。

回到现在,中文 Web3 社区的种种乱象,和中华文化的劣根性之类毫无关系,主要的因素其实是中国现今的社会环境塑造出来的。「卷、润、躺、韭」都不例外。

「旧秩序需要革命」这件事情,只有在旧体系暴露出重大问题时,才有可能被普遍认同。在西方,特别是在美国,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曾经爆发出一股革命思潮,「占领华尔街」的运动热火朝天。然而,一方面是美国逐渐(貌似)度过了危机,另一方面是美国精英们把矛盾转向「身份政治」的阳谋得逞了,「占领华尔街」的劲头又消退了。

现在,比特币 ETF 上市,大家开始欢欣鼓舞华尔街接纳了比特币,许多炒币客以自己变成「纳斯达克交易员」为荣,浑然忘记了华尔街正是比特币的革命对象,比特币玩家的身份地位本来就高于那些旧秩序的既得利益者们。

现在整场区块链革命到了关键阶段,比特币 ETF 这件事情究竟是革命者最终被「招安」的标志,还是旧世界慢慢被和平演变的序幕,又或者是激烈冲突之前的最后一次「合作」,仍然悬而未决。

美国和中国是 Web3 世界中的两大特例,很多 Web3 项目都同时禁止这两个国家的居民参与。因为他们要屈从于所谓的「合规性」。但这两个国家的角色并不一样,美国是因为它是旧规则的领头人,所以在合规性方面「最难伺候」;而中国是因为它本来就不属于旧的全球化规则之内。

所以说许多排除美国的项目,如果他们能够轻易通过美国官方的审批,多半也是愿意接受审批的。但许多排除中国的项目,恐怕是想都没想过来通过中国官方的审批。

美国的区块链玩家,也许会觉得 SEC 如果更开明一些、宽容一些,那就好了。但中国的区块链玩家根本不会考虑证监会如何改良,因为他们早已分道扬镳了。

一个更直接的对比是:很多人会觉得比特币玩家变成「纳斯达克交易员、华尔街分析师」是光荣了,终于登堂入室了;但有人会觉得在比特币玩家变成「北交所交易员、A 股分析师」是光荣的事情吗?

但事实上,A 股和纳斯达克,中国证监会和美国 SEC,都是陈旧过时的金融体系,只不过后者相对而言更光鲜一些罢了。但全球市场翘首以盼关注耶伦的政策发布会这种玩法根本上和看新闻联播炒股也差不多滑稽可笑。

除了对抗旧金融体系,Web3 更要对抗旧社交体系(Web2),而美国人也许还能期待马斯克入主推特后一切变好,但中国人更早就看透了社交平台中心化控制的糟糕之处。

回过头来看「卷、润、躺、韭」四象限,首先它们都不会满足于旧体系,都蕴含着变革的力量。其次,它们各自的表现对于 Web3 事业其实都有积极意义。我们来重新讲一遍这四条特色:

1. 卷:中文社区往往更加充分地实现内部竞争,有助于让新技术新规则的漏洞和潜力都充分暴露出来。DAO 的实践首先都是社会实验,既然是实验就更值得在高压高强度的环境下推进,与其等新秩序成熟后再暴露各种漏洞,还不如在高强度竞争下让更多人多钻空子,让矛盾更早爆发。

2. 润:中文社区往往更嫌弃旧的中心化的金融秩序,更向往理想家园,犹如五月花号上对英国政策不满的移民们,相比欧洲大陆更多衣冠楚楚的绅士们,那些润出英国的人才是开拓新大陆的先驱,最终其实他们还是进一步发扬了英语文化。中文社区无论肉体上想不想润,参与 Web3 基本都需要「越过长城、走向世界」,正好是重新发扬五月花号的精神,或者说重新发扬中国人「下南洋」的精神,最终会中华文化的进一步开放和发展。

3. 躺:既然来参与 Web3 事业,就不算是彻底躺平,所谓躺平只是不再顺服于传统的公司制度,不再按照旧规矩去出卖劳动力,而是更愿意接受 Web3 带来的新型生产关系,例如数字游民的模式。另外,之前提到的从生产到消费完全发生在数字世界的自治方式,最有可能先在躺平者身上实现,因为他们物质欲求较低,所以更有机会在数字世界实现精神自由。

4. 韭:时代变革之际,泡沫经济总是难以避免,比如郁金香泡沫、南海股票泡沫,庞氏骗局、互联网泡沫,它们都发生在荷兰、英国和美国的黄金时代,泡沫之后新经济继续蓬勃发展,但总要有几波投资者做了炮灰。区块链革命更是在一次次泡沫崩盘中不断崛起的。说得残酷一些,「韭菜」是经济变革的必要燃料,在这方面中文圈有不少资源。当然说得更积极一些,所谓韭病成医,韭菜们总有觉醒的一天,当他们发现紧跟权威和资本最终还是要被收割时,他们会对加密运动中「公平发射」、「全流通」、「自下而上」、「去中心化」等旗号有更深的认同。我认为比特币生态的这一波繁荣之所以以中国人为主体,和中国韭菜们对公平的觉醒不无关系。

04 中华传统文化与区块链精神的呼应

最后这部分就是我在「中国传统文化在 Web3 复兴的可能性」一文中的主题,此处不再赘述,仅截选一些要点,进一步讨论请参考该文。

我们在对标「五月花号」的位置上,正在区块链塑造出的无主之地开辟理想家园。所谓「理想」,一定是超越于单纯的物质追求,而是包含超越性的意义寄托。

精神追求是人类的共性,但西方文化追求的往往是超出现世的东西,如上帝、天国等。中华传统文化则更多寄托于现实世界,青史、香火、宗庙等。

与西方自古以来的重商、重契约、重普遍性传统不同,中华文化向来更注重历史,注重亲缘、注重现实性。

这种现实主义的文化也许不利于萌发抽象思维,但是更适合于在信仰危机的现代继续支持一种自下而上的且更丰富和多元的社会联结方式。

中国传统中自下而上、推己及人的构建方式,形成「家—国—天下」的共情链条,最终形成的「天下」观念有独特的魅力。这种观念和西方式的「全球视野」不同(拉图尔等西方当代学者也发现了这一视角的毛病),天下观念能够提供「非整体论的联结性」,在不预设整体或上帝视角的前提下,唤起人际之间和社群之间的互相联结,激励合作和共存。

中华「和而不同」的礼乐文化与西方诉诸「同一性」来制定社会契约的思路不同,小国寡民、大道并行等思想,更接近于多元共荣的城邦聚合体,而不是传统的民族国家模式。在工业时代这种共同体模式并没有适宜的条件,但是在 Web3 实践中,中国的「和而不同」观念更能够被 DAOs 贯彻。

总之,有许多中华文化的特征都可以在 Web3 世界找到对应:

  • 祖先崇拜:first is first——尊崇「第一」的精神在希腊式的运动员和科学家那里始终保留,在中华文化中则固化为祖先 / 祖师崇拜,但是在现代工业技术领域其实并不显著。诸如瓦特(蒸汽机)、史蒂芬森(火车)、爱迪生(电灯)、福特(汽车)等伟大的发明家其实都不是相关发明的「first」,只是最成功进行商业化的人。在信息时代的时尚工业中,明星变成了快消品,更谈不上谁是「第一」。但在加密货币领域,比特币强势复兴了「first is first」的文化,这正是因为区块链带回了历史性。

  • 巫史传统:区块链铭刻——从 NFT 热到铭文热,玩家们不满足于区块链只承载交易历史(账本),而是把越来越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刻到链上。被铭刻的信息并不是因提升效率而具有可计算的价值,而是更多为了塑造公共记忆,乃至于展开各种类似神秘仪式的活动。

  • 关注现世:长期主义——区块链特别是比特币强化了长期主义

  • 族群结社:GM fam~ ——围绕在代币经济下的 NFT 和 DAO 等小社区重新发扬了「家人」文化,尽管目前而言 Web3 社区仍然主要用 Web2 平台进行社交,但是相对独立的经济系统使得这些小圈子不再扁平化,而是有可能形成多元差异的格局。

  • 天下为公:开源文化和公共物品——加密运动是黑客文化和自由软件运动的延伸,注重公共性。

  • 周制列国:自治世界——区块链支持下的网络国家必然会超越工业时代的民族国家,成为新的「想象的共同体」的范式,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古希腊城邦制和中国先秦「周制」的复兴,周天子被虚化悬搁变成了比特币的底层共识。

  • 礼乐社会:多元性身份政治——Web3 世界的理想接近于某种大道并行、和而不同的礼乐社会。

05 结语

最后顺便打个广告:旨在复兴中华文化,我本人也发起了一个 Web3 DAO 组织,目前以汉字 NFT 作为社区身份标识。详情请关注我的推特@epr510

汉字是中华文化的公约数,也承载了中华文化的诸多底蕴和特色。而 100 多年以来,汉字不断面对「信息时代」的冲击,总是有人觉得汉字不能适应信息时代——在印刷、打字、电报、输入法、文字处理等领域,新技术最初都是为字母文字量身定制的,为了让汉字也跟上信息革命,华人们做了许多创造性的工作(官话革命、汉字打字机、中文电报、中文检索法、汉语拼音、计算机编码、输入法、激光照排、中文办公软件……)。以至于一直到 Web2 时代,汉字及其文化始终作为一个积极的力量参与在信息革命的浪潮中,不但跟上了世界的脚步,而且展现出了中华文化的独特性。

在 Web3 时代,相信中华文化仍然甘于落后,我们会继续在 Web3 世界建立「汉字王国」,形成开放但又独立的文化共同体,为未来世界的多元性贡献力量。

欢迎加入深潮TechFlow官方社群

Telegram订阅群:https://t.me/TechFlowDaily
Twitter官方账号:https://x.com/TechFlowPost
Twitter英文账号:https://x.com/TechFlow_Intern
作者The SeeDAO
相关文章
2024.06.13 - 31 天前
多元管理:在去中心化社区中谁说了算?
探索 DAO 的治理协议设计。
DAO
2024.04.08 - 98 天前
寻找 DAO 叙事的三个阶段
此系列文章为 LXDAO 治理经验的总结输出。
DAO
2024.03.12 - 125 天前
a16z:数字非法人非盈利协会(DUNA),DAO的绿洲
DUNA的目的是保护和支持基础区块链网络。
2024.02.21 - 145 天前
图文指南:探索 DAO 建设的 10 条军规
康威定律认为,组织设计的系统会反映出其自身的通信结构。
DAO
2024.01.22 - 174 天前
深度解读HTX DAO:一种全新的去中心化治理范式
HTX DAO的彻底赋能,将真正实现火币HTX交易所的民主化。
2023.11.21 - 237 天前
如果 OpenAI 是个 DAO ,能否避免这场闹剧?
虽然规则和约束能够形成许多共识,但真正伟大的共识往往不是由规则所铸就。
2023.10.17 - 272 天前
“愤怒退出”:DAO 中的反抗与自由
“愤怒退出”的主要用途是泛捐赠/投资类型的DAO保护成员的一个武器。
DAO
2023.10.17 - 272 天前
斯坦福区块链研究:将官僚制纳入 DAO,传统治理原则如何重塑新组织?
本文探究了一个理论和概念框架,即将某些官僚原则整合到 DAO 治理中,可以解决当今 DAO 面临的一些挑战。
DAO
2023.10.10 - 279 天前
日本 DAO 的崛起:数字革命中的社区与创新
在拥抱Web3的浪潮中,发生在日本的各种社会DAO的探索展现了社区化的理念正在启发更广泛的群体。
DAO
2023.09.23 - 295 天前
a16z:「马基雅维利主义 DAO」的科学治理措施
Web3 应通过去中心化战胜 Web2,通过激励竞争、赋予对手权力以及利用非令牌投票,DAO 可以帮助加速这一循环。
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