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Aperture Finance CEO:意图为主、AI 为辅,如何打造意图驱动的新范式?

意图架构类似于哆啦A梦百宝袋,总有一款合适的道具(求解器)来满足用户的链上需求。

提问者:Mia,ChainCatcher
回答者:朱力安,Aperture Finance联合创始人兼CEO

随着Aperture Finance意图平台的交易总量飙升至23亿美元,用户数量也突破24万大关,逐渐成为加密领域意图赛道的焦点。

4 月 13 日,Aperture Finance宣布单日帮助用户再平衡 6600 万美元流动性头寸,其中 Base 网络超过 3800 万美元,所有数据创历史新高。目前,Aperture Finance 已帮助用户再平衡 18 亿美元流动性头寸。
Aperture Finance表示,将结合 AI 与 Intent ,打造了一款基于底层 Intent 基础设施的新型聊天机器人。这款机器人允许用户以自然语言“声明他们的目标”,并通过求解器网络实现更高效的执行和定价。

近日,ChainCatcher专访了Aperture Finance首席执行官兼CEO朱力安。朱力安曾在Amazon Kindle、Netflix和AWS担任资深产品经理,其拥有蒙特雷国际研究院同声传译硕士学位,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EMBA,还兼任伯克利哈斯商学院区块链协会亚太区VP。除了创业者身份外,朱力安还是北美作家协会及美国翻译协会(ATA)会员,译作包括《重生》([美]斯蒂芬·金作品)和《小屁孩日记》系列等三十余种。

或许是和文字打交道的经历,在采访中,朱力安总是用举例子的方式,将意图赛道这一新颖的概念,尽可能介绍的通俗易懂。

朱力安将意图框架形容成哆啦A梦:意图架构可以被视为一个灵活且开放的系统,它根据用户的需求自动选择并执行相应的解决方案。这一概念类似于《哆啦A梦》中的情节,其中大雄有各种需求,哆啦A梦总能从口袋里拿出合适的道具来满足他。在这个比喻中,哆啦A梦的口袋就相当于意图架构,而各种道具则对应着架构中的求解器。

从翻译家到Web3创业者

ChainCatcher:您的背景跟很多创业者都不太一样,为什么加入到web3行业创业大军中?

朱力安:我的经历可以用身世飘零来形容了,从文科生跨界到创业,不过这也恰恰体现了Web3降低创业门槛的特点。我最初学同声传译,毕业后在一个联合国下属机构实习2012年加入亚马逊负责Kindle中国市场的本地化业务。我在亚马逊做了3年,那时候相对清闲,业余也做一些翻译工作,比如翻译了畅销书《小屁孩日记》系列和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说《重生》。由于受到来自外包翻译和机器翻译的行业压力,我开始学习编程,往产品经理方向走。当时,主流还是计算机辅助翻译(MAT),自动翻译内容只做参考,人翻为主,机翻为辅,译者跟计算机还能和平共处。现在的ChatGPT那是实打实抢走译者的饭碗了。

后来Netflix准备进中国,我跳槽至Netflix担任大中华区语言经理,负责本地化工作,参与做了一部分影片授权给爱奇艺的工作,比如《纸牌屋》和《白夜追凶》。2018年,随着Netflix放弃中国大陆市场,我选择了离开。

ChainCatcher:然后就从Web2转Web3了?

朱力安:严格来说,那次应该是Web2倒退回Web1了。2018年底,我们面对显卡故障和电价高涨的挑战,编写脚本自动排障并动态调整挖币策略,也涉猎过ASIC矿机和FPGA等等。然而,币价大跌和加州高昂电价导致矿场难以为继。后来机缘巧合跟另一个朋友搭帮又搞了奇亚币(Chia)矿场,但最后也是难以为继就收场了。

随后,我加入AWS担任产品经理,负责将美国培训视频落地中国,但流程的缓慢推动让我失去斗志。而按照Web3项目创业的速度,2年半足够把两个项目从融资做到退出了。随后,我们拿到了美国VC的融资才离职的。

离职后,我与合伙人发现稳定盈利的算法策略,疫情期间筹集资金成立私募基金。但随着资金规模增长,合规性风险凸显,我们解散基金,转向探索去中心化金融(DeFi),成立Aperture Finance,主打波动性对冲策略。尽管初衷是让更多人分享加密货币红利,但受限于法规和用户门槛,我们仍需按币圈玩法行事。

ChainCatcher:当Aperture Finance成立以后,融资应该是很大考验吧?

朱力安: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能否拿到融资是一个分水岭。我们三位合伙人都是大厂精英,拥有谷歌资深程序员和斯坦福、康纳尔计算机硕士的背景,但融资之路仍然充满挑战。要下决心全职创业还是很难的,2021年,我们虽在大厂安稳,但面对创业的机会成本,内心彷徨。我们的DeFi投资策略收益可观,但创业风险仍存。于是,我们立下军令状:感恩节前若能融资200万美金,便全职创业。幸运的是,我们成功融资,这才一步一步走到Aperture的今天。

入局意图赛道

ChainCatcher:从2021年创业到现在,完整经历了2022年的大动荡,这是一番怎样的体验?

朱力安:应该说是过山车的体验吧,我们是全网第一家提出波动性对冲策略的,并在Terra链上成功实现,产品上线3周TVL就突破1.2亿美元。当时Terra如日中天,我们的产品也备受追捧,红杉资本和老虎基金联名要按照1.5亿美元的估值投我们1000万美元。但在即将完成法务流程时,Terra链崩塌,我们失去了机会。王德峰教授说40岁还不信命是悟性太差,这次或许就是命定。

而屋漏又逢连夜雨,3AC和FTX的爆雷给2022年又添上了悲情的两笔,行情也彻底从牛转熊。同一时间,我们看到很多运营策略的同行,比如Friktion.fi和RoboVault,宣布破产,一片凄风苦雨。

ChainCatcher:当时考虑过公司关门么?

朱力安:我们合伙人在公司陷入困境时,并未正式讨论关闭公司,因投资金未用尽,仍想再努力。了解行业后,我们认识到可关闭旧项目,开新项目回馈投资人。2022年6月,我们的DeFi产品因不适用而下线,我们转型搭建基础设施,为策略提供自动化服务,以穿越牛熊。

ChainCatcher:这就是意图架构(Intent-based Infra)的雏形?

朱力安:当时还没有意图一说,我们自己生造了一个概念,叫“Composable Automation”,可以姑且翻译为“可搭建的自动化”,核心理念跟意图是一样的,就是根据用户的需求去搭建并实现自动化。

用户无论是想搭建质押策略还是流动性挖矿策略,我们平台都能迅速提供现成模块。初时,这个概念显得前卫独特。直到2023年6月,“意图架构”才得到市场广泛认可。我们因Paradigm的推动而迅速接纳,并因提前一年开发,成为首个产品成型的意图网络。

AI与意图架构相融合

ChainCatcher:话说回来,意图架构到底是什么意思?

朱力安:意图架构可以被视为一个灵活且开放的系统,它根据用户的需求自动选择并执行相应的解决方案。

这一概念类似于《哆啦A梦》中的情节,其中大雄有各种需求,哆啦A梦总能从口袋里拿出合适的道具来满足他。在这个比喻中,哆啦A梦的口袋就相当于意图架构,而各种道具则对应着架构中的求解器。

当用户通过平台交互表达他们的需求时,意图架构会分析这些需求,并自动从可用的求解器中选择最合适的一个或多个来执行。这些求解器就像哆啦A梦的道具一样,每个都有特定的功能,能够解决特定的问题。用户无需了解求解器的具体工作原理或细节,只需提出需求,然后让架构去处理。

意图架构的开放性是其关键特点之一。这意味着可以不断地向架构中添加新的求解器,以扩展其功能范围。随着求解器的增多,架构能够满足的用户需求也会越来越多,从而实现从现实到“魔幻”的过渡。

在实际应用中,意图架构可能涉及复杂的算法和数据处理技术,以确保能够准确理解用户需求并选择最佳的解决方案。此外,架构的设计还需要考虑到易用性、安全性和可扩展性等因素。

ChainCatcher:有什么已经被大众熟知的意图案例么?

朱力安:其实严格说来意图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只是大众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去理解它。比如说你去Uniswap换币,很多时候你可能看到兑换率在合理范围,就直接确认了。你相信它给了你最优的兑换方式,而它确实也是这么做的。如果你点开详情,可以看到,你的这一笔交易,可能会被分成若干笔小的交易。这就是它针对用户默认意图(寻找最优路径实现最优兑换率)所做的优化。

这个是在兑币层面的意图,很多意图项目是在这个方向上进一步做了延伸。不过这都停留在应用层面,而意图架构最大的潜力在于基础设施层面,不止是兑换,而是满足用户各个方面的多种意图。对于同一个愿景,Anoma是以打造新公链的方式来实现,打造一个新世界,邀请各方来重建。而我们则相对保守,注重效率,在现有的生态内,通过意图架构把各种协议重新整合到一起。

ChainCatcher:Aperture主打“AI赋能意图架构”,具体应用是怎样的?

朱力安: AI在两个维度深刻影响着我们的产品。

首先是用户接入层面,还是以兑币为例,基本上不会有人为了单次兑换做全套的分析,统计各种方案,包括跨链,来寻求最优资费和时间的解决方案。而这恰恰是意图架构最擅长的,用户只需要表达“我想以最优费率把1,000 USDT兑换为ETH”,我们就能通过求解器比对所有方案。

而表达意图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用过自然语言,以文字聊天的方式沟通。我们基于ChatGPT打造了专属的IntentsGPT,这个背后就是依靠强大的AI。

而另一个用到AI的地方则是求解器甄选。当我们的意图网络有多个求解器可以处理同一个意图的时候,我们通过AI来选取最优方案。就好比大雄要出行,多啦A梦的道具有任意门和竹蜻蜓,这时候怎么选?就可以交给AI来处理了。

ChainCatcher:Aperture意图架构的终极用户体验会是怎样的?

朱力安:对于一般用户,领取Airdrop时常遭遇错过、钓鱼风险或网站拥堵等困扰。而在我们的平台,用户只需连接钱包,告诉IntentsGPT:“请查询并领取我地址上所有待领的Airdrop,确保以最优费率操作。”我们的系统会自动为您完成所有步骤。

对于策略用户,他们同样可以简单地对IntentsGPT说:“请分析并为我开设当天收益最高的交易币对的流动性仓位。”我们的系统会为您从计算到执行提供一站式服务。通过自然语言,用户可以在我们这里轻松完成多种任务,且享受优于手动操作的费率。

目前,IntentsGPT和意图架构已正式上线,我们距离这一便捷愿景的实现已不远。

ChainCatcher:您之前提过,Aperture是目前意图赛道唯一有上线产品的项目,目前的用户状况和未来的发展规划?

朱力安:Aperture目前的意图工具在9大EVM兼容链上线,截至目前,意图交易总量已经达到20亿美元。目前有20万独立用户,日活在8,000以上,可以说是得到了DeFi用户的认可。

每个意图网络都像是一个独立的电商平台,都有自己一定的特色,但大同小异,电商的竞争归根结底还是看平台上的商家品牌和质量。平台建立起来之后,比的就是谁可以更快地扩张,找到更好的品牌进驻。

意图架构也是如此,意图架构本就是开放架构,多一个求解器就能多一项功能。所以我们的率先上线给了我们一个先行者优势,但是要保持这个优势,就需要不断有新的求解器加进来。单靠我们内部团队开发,这个速度太慢,所以我们跟Propeller Heads和Enso Finance等项目合作,让他们来为我们开发求解器,同时我们也会开放给社区,让社区开发者也能自己来开发求解器。

ChainCatcher:这个电商的例子很有启发,不过电商如果品牌进驻太快,品控不一定能做好。你们添加求解器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这方面的顾虑?

朱力安:意图架构的复杂性和互联性势必对安全性造成一定影响。

我们把求解器分成几类:一类是官方求解器,顾名思义就是Aperture自己开发的,这类求解器的安全性我们是最有把握的。

第二类是第二方求解器,也就是合作伙伴提供的求解器,这一类我们会做审计,并且提供白名单权限。

第三类才是第三方求解器,也就是社区开发者提供的求解器。我们代币在这时就会扮演一个核心角色。第三方在部署求解器时,需要质押一定数量的Aperture代币。比如说张三要部署一个交易类型的求解器,并且质押了价值5,000美元的Aperture代币,其订单上限为50,000美元。这里我们根据不同场景乘上一个不同的系数,这个系数是由潜在最大损失决定的。如果订单失败或发现恶意行为会扣除质押金作为惩罚并赔付用户,而如果一个求解器顺利完成交易,则可以赚取交易相关的手续费,从而,激励求解器优化算法。

ChainCatcher:除了部署求解器需要质押代币之外,Aperture代币还有什么其他功能?

朱力安:代币问责机制,核心在于求解器的部署与质押。此外,我们的代币具有多重用途:它可抵扣手续费,解锁高级功能,并参与治理投票。

意图架构旨在为用户带来便捷与优质体验,为此我们会根据交易金额收取少量手续费。若用户使用代币支付或质押一定金额,即可享受手续费折扣。对于资源消耗较大的特殊功能,我们设定了代币使用门槛。

在开发决策上,我们除了遵循内部开发路线图,更重视社区的参与。社区成员可通过提案与投票,决定代币如何激励开发者,如集成项目或开发新功能,从而共同推动平台的快速发展。

作者ChainCatcherChainCatcher 链捕手
相关文章
2024.06.13 - 昨天
全新视角解读,被误解的 SEC 主席 Gary Gensler
Gensler 或许有阵营、私心、外界压力甚至利益,但加密世界融入主流的进程确实在加快。
2024.06.13 - 前天
对话神奇交易员:潜入 GCR 社群,9 美刀抄底 Sol
选择、Meme、做空、Solana、神秘的GCR....我们聊了很多。
2024.06.05 - 10 天前
从小白到 Alpha 猎手,雨中狂睡的“草根逆袭”
你必须要提升认知,最后,你的资产一定会回归到你的认知曲线上。
2024.05.31 - 15 天前
美国总统竞选人:自参选以来已买入 21 枚比特币
小罗伯特肯尼迪表示,「我给我的每个孩子都买了三枚比特币」。
2024.05.31 - 15 天前
起底 Jesse Pollak:Base 链的诞生与成功秘诀
Coinbase 工程奇才 Jesse Pollak 曾考虑离开公司,但最终创建了热门的 Base 链。
2024.05.30 - 16 天前
对话交易员 Paleking:从 3 万美金小散户到 5 千万美金基金操盘手,高手的交易策略如何养成?
放弃基本面分析,专注强势标的的趋势交易。
2024.05.28 - 18 天前
福布斯专访 CFTC 前主席:加密货币终将在美国王者归来
Christopher Giancarlo 认为,美国抵制加密货币创新的堤坝即将崩溃。
2024.05.26 - 20 天前
从“仰视”到“平视”,我是如何对Web3祛魅的?
“在牛市,一切都是美好的。”
2024.05.24 - 21 天前
专访Story Protocol联合创始人 :一场关于“可编程IP”资产化的链上文艺复兴
“IP不仅仅是媒体,它包括了媒体加上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