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性幻觉:NFT不是好投资,也不是好生意

这篇文章所写的既是NFT,又不止是NFT。

作者:Nakamoto Uikyou

Key Takeaways:

· NFT真正的商业模式并非买卖稀缺和收藏价值,而是利用误导性信息吸引极少量的最终买家 — — 即以高价NFT赢得信任,按照虚假评定的价格出售其他NFT。

· 过去总将个别人的“认同价格”混淆为市场的“共识价格”,但个别的成交价格绝非“市场共识价格”。实际上,NFT的真实买家有限,NFT的市场深度决定其定价机制不可能是一般认为的“共识定价”。

· 发行NFT几乎没有门槛和成本,这注定NFT的所谓“稀缺性”是一个幻觉,雷同“稀缺”的 NFT被批量生产出来,使其不仅不稀缺,甚至过于泛滥。

· 市场实际上早已为NFT虚假的稀缺、实质的泛滥定价了,市场的隐藏共识是不认可NFT的定价,以致于NFT只有价格却无买家。

· 大多数投资人和发行团队,并不能从NFT上赚到钱。投资人不太可能买中价格暴涨的彩票NFT,倒是有大概率成为某个错误定价的NFT的“最后一个买家”(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个真实买家);多数发行团队仅仅机械地继承了NFT的产品形态,未识破只有依靠雄厚的财力和魄力才有概率打造出BAYC一样的蓝筹。

· 看似公允的NFT交易市场和数据平台是障眼法的一环,他们使用荒谬的统计数据误导投资者、发行方错误评估和定价。

· 不再把思路焊死在收藏和稀缺叙事上,纠正对NFT市场的错误认知,停止错误的资源配置,是NFT赛道重焕生机的前提。

· 这篇文章所写的既是NFT,又不止是NFT,市场中待拆穿的幻象仍有很多,本文但求抛砖引玉。

风投界有一条秘而不宣的箴言:当所有人都蜂拥而至一个投资板块,那它就不再是一个高回报赛道。

逐利行为会产生一种均衡 — — 任何显而易见的利润空间都会迅速被一抢而空,以至于超额利润真正藏身的地方或无人问津、或千载难逢。(所以我最爱交易人们看不懂的机会)

这虽然不是颠扑不破的教条,但它在投资和商业领域常常奏效,以至于我始终对两年前欣欣向荣的NFT市场感到困惑:

既然发售NFT是一个简单到几乎人人都可以无本万利的商业模式,那暴利从何而来?

既然NFT的盈利路径已经被众人一夕之间洞悉,NFT几乎激发了所有人描摹未来商业图景的想象力,那它如何还能再被称为一个潜力赛道?

拥挤和增长、低门槛和高收益几乎不可能共存,如果它们同时出现,那必有其一为假。

无法勘破这层关系,必然导致逐利的非理性和各种灾难性决策。

这篇文章将努力阐明,为何关于NFT/类NFT资产的现实多数都不似人们所见。

两年过去了,市场对NFT的认知并没有进步太多,依旧有大量团队将巨额成本投入到一个基于错误假设的赛道中。哪怕此前市场惨淡如斯,仍然有团队在孜孜不倦发售新的NFT,他们仍然期盼自己发行的NFT能挤进蓝筹板块。截至我开始动笔写这篇文章,CryptoSlam上尚有30个项目等待铸造,遑论乘着比特币生态叙事的东风,BTC链上层出不穷的新NFT。

Bitcoin Frogs

逐利之心能够激发人们无穷的创造力,但更多的是让人们在操纵和误导中跟风、迷失。自由市场允许人们进行自由选择,同时也允许人们自由地创造假象、自由地被假象蒙骗。

解读假象的重要意义在于,我们会开始学会保护自己,而市场会停止将资源投入到错误的方向。

一、NFT的市场规模

一直以来,NFT赛道研报酷爱提及NFT的总市值,并将其描述为一个巨大的市场,尤其当它两年前(2021年11月份)还是一个高达3万亿美金的天文数字;同时,研报中也津津乐道它为WEB3.0创造的增量用户,截至撰稿时,NFT市场仍有近500万独立用户,累计买家超过1260万人。

或许是由于人类的信念固着倾向,人们乐于为NFT市场潜力十足、遍布黄金寻找支持性信息,而非尝试去证明繁荣不成立。

所以,无论是两年前,还是市值缩水99%后仅存67亿的今天,几乎都没有人质疑NFT市值的计算方式。

NFT市值=地板价(有时是平均价)*总供应量;而NFT市场的总市值是所有NFT市值的简单加总。

这个公式用于一般证券市场估值尚不合理,用于NFT市场则更加荒谬,无效程度不亚于用全国GDP衡量每个家庭的生活水平。

一般情况下,流通市值越低的股票,越容易出现价值泡沫和估值偏差。大部分NFT系列的真实流通量仅有总供应量的1%-2%,非蓝筹的流通量则更低。最重要的是,后文将会说明,由于NFT的价格并非来自于充分的资金博弈,对价值的反映效用会更差。

无效的高价和无人在意的低流通率组成了纸面富贵,正是这种平平无奇的“会计手段”使得市场参与者们过分高估NFT的产品价值和市场潜力,最终结果就是被虚假繁荣所愚弄。

忽视指标与结论的无关性是一方面,一些显而易见能够证伪NFT市场繁荣的数据也鲜少被提及,比如,截止11月28日,NFT历史累计交易额为860亿美金 — — 尚不及比特币在币安两个月的交易总和。

股市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骗子,只有成交量是唯一例外。

NFT市场远不如人们设想的那么大,当我们重新组织能获得的所有数据,会发现,这个市场中唯一能称得上“巨大”的只有它的泡沫。

二、度量流动性:NFT市场的真实买家

我一直在思考,除了累计交易额外,还有什么指标能有效度量NFT市场的规模和流动性。

一个科学家(@darmonren)朋友启发了我。他告诉我,自己信手爬取过Cryptopunks的交易数据,简单排序后发现,绝大多数punk从来不曾被交易。

这个发现揭开了NFT市场流动性困境的面纱,它引出一个猜想:或许NFT市场缺乏流动性的原因在于大部分NFT并不存在真实买家。

为了验证猜想,我爬取了Cryptopunks以外的蓝筹数据,一些有趣的统计结果开始呈现。接下来,我将以BAYC为例,逐一说明。

截至2023年11月28日,Etherscan上收录共36990条BAYC在8个主要NFT Marketplace的交易历史,需要说明的是,它们并非BAYC的所有转账历史,前者是后者的一个子集。

截至编辑日已从36990条交易增加到37183条

如图所示,10000个BAYC在36990次交易中,有10%至今没有被交易过一次,71%的BAYC终身交易次数不足5次,在市场上换手过30次以上的BAYC不足20个,50次以上的仅4个,没有一个BAYC的交易次数超过100次。

这些数据经过了初步的交叉检验。

我分别取出了100个交易次数10次以上和仅1次的极端值,将它们对应的token id与Cryptoslam上收录的sales数据做了对比。

Cryptoslam还抓取了除上述8个交易市场以外其他不具名marketplace的数据,当某个ID的BAYC的所有交易历史都局限在这8个marketplace时,两边的数据是一致的;100个交易次数仅1次的样本token在两边的历史数据也一致。

但仍有一些偏误出现了,比如BAYC#5497。我在etherscan的NFT Trade记录中爬取到的交易次数是21次,而Cryptoslam收录的交易次数为54次,其中21次是blur和opensea的交易数据,另外多出来的33次发生在其他etherscan并未收录的交易市场。

而像BAYC#4970,Cryptoslam上收录的历史交易次数是17次,etherscan上抓取到的是24次。

实际上,偏误集中出现在Cryptoslam活跃度榜单上的那些BAYC,覆盖率几乎是100%。稍微留心就会注意到, 24小时、7天和30天的活跃度榜单都是同一批BAYC,连排名都未有一点变动,它们皆在不具名交易所频繁交易,因而在Cryptoslam上显示的历史交易次数普遍高于etherscan所收录的。

无论是什么导致这部分BAYC换手量激增,由于我们度量的是长期以来BYAC的换手分布,这种突然出现的极端异常值应当被排除在外。

所以,这对结论并无影响 — — 99%的BAYC没有市场(没有换手可能性),因为它们没有具备一定规模的买家。

剩下的1%中,如果我们把一次换手视作一个新的独立买家出现,那也只有不足三成 — — 17个BAYC存在30个以上的买家。

也就是说,过去950天中,这17个BAYC,每个都只有小于30个人愿意购买;而10000个BAYC中只有1个获得了60个历史买家。

这样的数据分布,对于其他的蓝筹NFT同样成立。

BAYC在Opensea的挂售率为2%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90%的BAYC都至少被交易过一次,如何能得出NFT没有买家的结论?

事实上,仅仅是查看Opensea上各个NFT系列的挂售率就能发现端倪,发行量10000个的蓝筹NFT几乎都只有1%-2% — — 也就是100–200个在市场上挂售。

如果有交易记录的NFT都是真实售出,挂售率何至于如此之低?

根据爬取的数据,共有1729个BAYC有且仅有一次终身交易记录,试问,如果这1729个BAYC都被独立的真实买家所购买,那BAYC又如何能做到仅仅200个在市场上挂售流通 — — 庄家有动机控制挂售率,但以盈利为目的的市场人士没有理由买入之后不出售,任由资金主观停滞。

这下,我想大家应该能够彻底明白,为什么NFT市场会缺乏流动性了。

三、比想象更低的流动性

我们总谈论流动性,现在是时候给它一个明确的定义了。我观察到,当人们谈及NFT的流动性时,多数时候既指NFT作为资产本身的流动性,同时也涉及这个细分市场的存量资金。

资产流动性是资产以公平的市场价值卖出的速度和难易程度。流动性好的资产,可以以当前的市场价格快速售出而不用大打折扣,同时也不用支付高昂的交易费用。

市场内存量资金指的是这个市场中的资金充裕度,其取决于资金量与资产数量的对比,它是负债端的流动性。

NFT市场流动性的匮乏既是资产端的,又是负债端的。

首先,由于NFT Marketplace使得NFT的铸造和发行变得极其简单,以至于NFT资产的供给量像病毒增长一般,可流通NFT的剧增形成了对整个市场流动性的挤压。

其次,非同质化代币的特性,使得每个NFT本身便是一个细分市场,哪怕作为系列发售的PFP,系列中的每个NFT都处在各自的单一交易环境,这最终造成了对流动性的分割。

NFT本身的性质导致流动性的碎片化,而NFT市场中始终缺乏机制观测流动性的边际变化,则导致流动性问题的雪上加霜。在FT市场中,一旦场内资金的边际量改变,FT的价格也会随之改变,FT市场的流动性退出和流动性增加都必然会在价格上表现。

但在NFT市场中,流动性的边际量与价格彼此孤立,场内存量资金撤出无法直接反映在价格上;而哪怕场内无增量资金,也可以仅凭存量资金轮动推高NFT的售价,从而推动整个NFT市场的账面市值膨胀。

当NFT市场中不存在任何机制衡量、锁定存量资金时,会导致一种虚假的繁荣 — — 尽管场内流动性已经所剩无几,但NFT账面价格和总市值却能够依然维持高位。

对于NFT投资人来说,买盘/交易对手的缺乏和幸存者偏差营造的暴富神话,最终造成的结果,便是让他们被高价引诱入场,然后不仅没有买中彩票NFT,反而沦为“最后一个买家”。

四、共识定价谬论

所以,NFT的价格可以相信吗?

过往的说法下,NFT的价格是可以相信的,因为从广泛的讨论中看来,无论市场的参与者还是观望者都认可NFT的定价机制为“共识定价”。

共识和稀缺性是人们为NFT的昂贵找到的解释。

在我看来,“共识定价”是加密市场的一贯钟爱的那类优雅但模糊的表述,对这类表述的广泛认同本身就是一种加密市场典型的非理性。

一旦复盘“共识定价”观点的逻辑起点,就能轻而易举发现,“共识”在此的真实含义其实是知名度指标和群体情绪特征,它们分别对应着一种假设:

假设一:NFT的发行者知名度高、粉丝多,共识基础就天然广泛而坚固,因为名人的粉丝会狂热地涌入,提供流动性和换手量,从而使得NFT具备增值潜力。

假设二:不同的人群都在寻找归属感和自我表达,群体愿意为满足了他们情感需求的NFT高价付费。

这并不是共识定价,这是知名度定价和情绪定价。

知名度假设很容易被暴跌的价格和真实的链上数据 — — 也就是真正的市场共识证伪。

以杰伦熊为例,它曾经似乎真的在市场“火热”过,但实际上,杰伦熊的发售比还不如价高难企的BAYC和Punk(发售比=发行数量/总交易次数,我用它粗略地衡量一个系列NFT的平均换手率)。

以“情绪价值”见长的mfer和azuki发售比反而更高一些(甚至高于BAYC和Cryptopunks),它们的“共识”更加牢靠。我猜想,这与用户定位有关,名人的粉丝不是NFT受众,NFT受众里的某个名人粉丝数量(还是愿意花钱的那种)不会比喜欢日漫,或者高喊混蛋万岁的人更多。

换句话说,把名人粉丝变成NFT受众、从NFT受众里找名人粉丝,明显比挖掘NFT受众的情感需求更难。

不过,哪怕情绪比知名度更能激发人们的交易意愿,但从结果看,依旧不足以形成所谓“共识”。

正如前文所述,每个NFT实际上对应着一个单一的细分市场,如果99%的NFT终身只有一到两个客户,甚至无法找到成交客户,那由谁来组成它们的共识呢?如果一个NFT的历史客户不足30个,那30个人的共识是共识吗?

我们又如何能分别给数以万计的个性化市场找到各自的公允价格呢?

NFT在价格理论上将个别人的“认同价格”混淆为市场的“共识价格”,实际上NFT的真实买家有限,己成交的NFT中,81%的NFT持有人仅有不足5个对手方,这其中还包括庄家的自买自卖,NFT的价格深度和换手频率,决定了它不可能具备“共识价格”,定价机制也绝非一般认为的“共识定价”,而是有限投资人的投机定价——亦即,购买出于对NFT增长的预期而非对价值的认可。

但这不完全是NFT的价格不值得信任的原因。

五、皇帝的新衣:NFT的稀缺性幻觉

另一个用以定价NFT的因素是稀缺性,但当我们理解了NFT在资产端的泛滥,NFT的稀缺性叙事也就不攻自破了。

NFT商业模式围绕着稀缺性叙事诞生,它的本质是高价贩卖稀缺 — — 一种对奢侈品商业模式的生搬硬套。

我大抵能理解这个逻辑的来源,古典经济学中一些零散的市场理论支配了NFT市场参与者的思维方式。

人们虽然不完全认同看不见的手是组织经济活动的理想方式,但又确实把它片面应用在了NFT市场中。

我们简单地知道供给和需求如何决定价格,在不考虑弹性的前提下,供给过剩引起价格下降,供给短缺引起价格上升。

NFT发行方想要“价格上升”这个结果,于是人为制造“短缺”。

偷换概念是第一步,声称非同质化代币的唯一性等于稀缺;不仅如此,发行者会在一堆NFT中划分属性等级,让“稀缺”变得更“稀缺”。

但市场对于NFT的真实需求显然未被考虑进去。

价格受供给影响但由需求决定。人们对NFT的需求不外乎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消费需求讲究性价比,NFT显然无法支撑高昂价格的性价比,因而仅剩投资需求。但作为可不断生产出来的NFT,它们能够具备很低的消费价值,却绝没有真正稀缺(但永远不缺市场)的古董藏品那样的投资价值。

在真正的艺术品市场中,画作价格也呈二八分布,少数成名艺术家的作品价值连城,多数画家的作品无法卖出价格。

市场的奇特之处在此,稀缺的假象虽然被制造出来了,市场并没有轻易地大规模买账。

数据结果显示,各个蓝筹系列的10000个NFT都无法做到被充分买卖(实际上,市场对“最被看好的”200个交易意愿也相当有限)。当下没有标尺衡量市场对NFT的真实需求量,但NFT的超额供给是个明显的事实,一个系列的NFT供应量虽然有限,但整个市场上NFT资产总供给却是过剩的。

2023年10月-2024年1月各月新发行NFT数量

而这恰恰说明了,NFT的天价神话和万亿市值吸引到的更多不是“买家”,而是供给NFT的发行方。

但从大多数NFT都籍籍无名的最终结果看来,绝大部分发行方显然没有理解究竟是什么让NFT成功的。

六、谁吹起的泡沫

由于真实需求和流动性有限,发行、售卖或投资NFT,并不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尤其是投入成本较大的时候。

但它最初是如何被包装成一个充满超额利润的万亿产业的?

2021年,我曾梳理过NFT市场发展史,大谈了一些关于数字稀缺、文化变革和加密文化表达的屁话,现在看来,撰写那篇文章最重要的收获,是发现NFT之所以成为商业机会,始于各个加密艺术市场在2020年积极促成轰动的高价拍卖事件(尤其是Nifty Gateway和Async Art),并由Beeple、Pak和Cryptopunks被佳士得、苏富比升堂推向高潮。

换言之,是加密艺术市场和传统拍卖行,递进推高了NFT市场的热度和定价。

2020年,AsyncArt上线第二个月就以$344,915的价格促成《First Supper》的拍卖,此后几十万美金的单笔交易开始高频出现。

Nifty Gateway在2020年10月-12月为Beeple进行了三次策展拍卖,总成交价258个ETH(彼时价值约$180600)。

2020年12月,Pak成为第一位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加密艺术家。

2021年3月Beeple的《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 (2008–21)》拍出6934万美元天价,同月苏富比宣布将于4月为Pak举办拍卖,作为正式涉足NFT领域的第一步。

但最重要的事件,是2021年2月,CryptoPunks 6965以800ETH(相当于150万美元)成交,紧接着3月11日,CryptoPunks#7804,以相当于75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于是,次月(4月8日)佳士得便官宣将在Christie’s 21st Century Evening Sale中拍卖Cryptopunks。

PFP的涌现、NFT资产规模的急剧扩张,正是在这个时间点后拉开的帷幕。

2021年4月23日,BAYC以0.08ETH的价格启动铸造

2021年5月3日,Meebits启动铸造

2021年7月1日,Cool Cat

2021年7月28日,World of Women

2021年9月9日,CrypToadz

2021年10月17日,Doodles开放铸造

2021年12月12日,CloneX

2022年1月12,Azuki

2022年3月31,Beanz

2022年4月16,Moonbirds

以上是全网前十的蓝筹pfp发行时间。

加密艺术市场和传统拍卖行给Cryptopunks撰写的神话,启发了这个市场中嗅觉最敏锐、又最具资本博弈经验的一群淘金者 — — 所以BAYC横空出世了。

“人们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中创造历史”

— — 马克思

牛市总是这样到来的——随机事件中的某些要素被有意放大,从而变成了口耳相传的叙事和可复制的产品。

作为PFP的开山始祖和奠基人,Cryptopunks和BAYC基本定型了后续所有NFT的发行框架 — — BAYC效仿Cryptopunks的产品结构,而其他的NFT则效仿BAYC(表面上的)的商业模式和推广场景。

七、魔术师的障眼法 — — NFT的价格操纵

BAYC的创始团队对于当时的NFT市场而言,是降维打击的大师级天才。

在大部分人对NFT仍然懵懵懂懂的时候,BAYC的团队已经计划好如何利用障眼法和人们的认知缺陷,将BAYC打造成下一个神话了。

回到我们之前提过的,有且只有庄家具备动机控制NFT挂售率——控盘从铸造时便开始了。

我爬取了BAYC的5000笔mint数据,在这接近总量一半的样本中,我发现:有668个独立地址参与了铸造,其中的1个地址铸造了16%的BAYC(800个),46%的BAYC(2311个)集中在20个地址下。

并且,87%以上的BAYC都经由单一地址批量铸造(一次性铸造量大于4个)。

部分BAYC铸造记录

BAYC在第一次发售时,铸造者数量远远小于1400,我们合理怀疑其相当低调地在团队内部完成了铸造,加之收取铸币税为BAYC价格设置第一道心理线,两相配合开启它高度控盘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创造价格神话。

从交易层面而言,NFT和FT最大的区别,在于NFT的价格操纵更加简单。NFT不需要经历价格打压和回收筹码的过程;而做市商能够准确地避开那些不在自己手中的token,仅让自己手中的机部分成为高价标的。

NFT的性质和交易方式,注定了做市商能够决定买谁和不买谁。

如果我们参与的是FT或股票证券市场,只要选择到对的标的,就必然能够在增长中受惠(无论是资金博弈还是基本面改善导致的增长),哪怕最后没有大众投资者涌入,也能在做市商的无差别拉升中得到退出机会。

但NFT不是如此,对于一般投资者而言,唯一的流动性退出方式,便是其他的大众投资者。

BAYC团队的高明之处,在于制造“价格”。

正如我们此前所说,FT是无差别价格,同一时间内,一个FT的价值等于另一个FT的价值,并且,FT的价格是真正的“共识价格”,它由买卖双方的实时博弈定价,是有成交量支撑的价格,换句话说,“成交”才能改变价格。

但NFT却不是这样,其他9999NFT的价格,由1个作为价格锚点的天价NFT决定。

这就是他们一定要创造价格神话的原因,也正因此,才会出现大量的BAYC价格跳空 — — 首次在市场上出售,便达到上百ETH的成交价,或是首次成交价不过3ETH,第二次成交价便突然增长139倍。

为什么价格跳空绝不可能是自然的价格上涨?

因为那些巨额交易的BAYC未在市场上挂售,也几乎从未有过挂售拍卖的记录,成交记录皆为直接成交。

换个角度思考,一个从未经历过市场定价的BAYC,如何能在一夜之间价值上百万美金呢?

NFT的天价跳空

庄家和卖家有可能为其巨额定价,但买家无论出于消费动机和投资动机,都没有理由买跳空的高价。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天价BAYC的交易次数极其有限 — — 不是没人买,而是在一两次天价交易后便不再在市场上挂牌。

天价“接盘”的买家,不是真实买家。

但其中存在真实买家吗?

存在,只是极为稀少,如上所述,真实买家数量不会超过市场挂售量。

少数的真实买家是相信了“稀缺叙事”和NFT的增值可能性的人,是那部分没看见风险,只看见上涨,并且相信自己能够抽中彩票的人 — — 也就是NFT发行方真正的目标人群。

入局者以开彩票的心理做投资,但谁是“获奖彩票”,全由控盘方指定。而他们的全部目的,是高价拉升后按不同价位挂售,确保每个阶梯价位都有人接盘,亦即 — — “卖出去就行”。

盈利的NFT的真实商业模式,是抬高NFT价格后,找到相信叙事的少数买家。

个别BAYC价格的巨幅拉升,地板价的抬高,和挂售率的控制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

NFT的价格与稀缺无关、与共识无关、更与内在价值无关,“稀缺叙事”把一堆不良资产被打包在一起伪造成黄金,就像过去的次贷危机一样 — —

这件事能够做到,还是因为NFT交易市场中,“地板价抬高”,本身只需要挂售价格变高,而非实际价值升高或上一笔最低交易价格变升高。

没错,NFT的地板价不是成交才会被抬高 — — NFT交易市场(至少Opensea)列出的地板价是挂售价格,而非最后一笔最低成交价。

仍以BAYC为例,2023年12月1日BAYC在Opensea的地板价为28.8ETH,该价格为BAYC#8864当前的挂售价,Opensea显示它上一笔交易发生在6天前,价格为29.4ETH,但Cryptoslam显示它8小时前在不具名的交易所,以16.98美金价格成交。

BAYC#8864同一时间最低成交价低于Opensea显示的地板价

而BAYC#9196在2小时前以19.9ETH的价格在不具名交易所成交,BAYC#7410以28.1WETH的价格在1小时前成交,这些价格都发生在24小时之内,它们都比28.8ETH的价格更低,但Opensea显示BAYC的地板价却是28.8ETH。

看似公允、开放的NFT发行平台、交易市场,是促成价格魔术的一环。

而他们亦是这场障眼法的最大赢家。

八、市值维护露出的马脚

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一个现象证明NFT真实买家的稀缺:BAYC价格至今没有回到铸造成本线。

市场在长期萧条的情况下,价格的合理发展是逐渐回到成本线。

BAYC第一条可见的成本线是铸币价,第二条成本线是90%的BAYC的初次交易(2ETH-1000ETH不等)。假设铸造和初次销售全都经由真实买家,那经历长期的市场停滞后,市场上挂售价格可以始终存在大幅分歧,但地板价会回到成本线。

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2023年12月1日BAYC在Opensea的地板价为28.8ETH,距离铸造价和初次销售的最低价仍相去甚远。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能存在的原因,要么是没有一个现存的市场真实买家的成本线在0.08ETH,甚至低于20ETH,也就是没有一个市场真实买家在铸造和初次低价销售时买到了BAYC,而这侧面说明了地板价仍是庄家在控制。

要么,便是极个别低价买家,仍然希冀以小博大,但惜售不等于没有意愿挂售,BAYC在Opensea的挂售率为2%,全市场挂售率为3.43%,这意味着仅有300余个BAYC在市场流通出售。价格分布仍有庄家操纵,那BAYC的真实买家数量必然低于挂售数量(343个),并且,几乎没有买家的成本线处于铸币价。

至此,我们终于明白,NFT买家面对的究竟是一张怎样精心织就的天罗地网。

但并非所有人都像拍卖行和BAYC团队一样精于此道。

NFT是一个只有收取过路费的平台方才拥有绝对优势的市场。对于大部分参与者来说,参与这个市场几乎无利可图,对买方如此,对卖方也如此。发售NFT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 — NFT的发行很简单,但想为NFT找到买家,是一件需要财力和魄力的事,它仰赖将巨量的资源投入正确的地方。BAYC和其他蓝筹的成功在于团队财力雄厚,同时更深谙市场运作原理,他们从一开始就懂得如何使用障眼法诱人入局,可许多人却至今未看懂市场,所以仍在期待NFT市场以某种方式重现辉煌。

九、结语

我一直想写一篇真正的NFT市场洞察,因而有了这篇文章。

文中提及的并非什么全新的认知,它们应该在大部分曾深度参与NFT市场的人脑海中都模糊存在过。

不过,我觉得仍有必要系统澄清从前市场对NFT的错误假设,我们目前无法证明NFT是什么,但能够证明它不是什么 — — 它本质上不稀缺甚至过于泛滥;它的定价基于操纵而非基于共识;NFT是一个流动性和买家都极其有限的市场,大部分NFT几乎没有真实买家,其庞大的市场规模来源于荒谬的公式;NFT商业的高回报绝非眼见的低门槛能实现。

而那些看似专业的NFT Marketplace、数据平台,包括顶级拍卖行,也是障眼法的一环,他们乐于加深人们对市场的错误理解,并将一些错误的估值因子矫饰成专业指标,他们最没有动力去拆穿这场魔术。

认识到NFT市场的失灵同样重要 — — 它并没有如预想一般增进加密行业总体的经济福利,更恶劣的是,它导致了错误的资源配置,对于投资者如是,对于创业团队更如是。

目前的NFT既不是好投资,也不是好生意。我们不应该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远,如若NFT市场本身就不具备流动性,又如何通过NFTfi去释放流动性?如果NFT甚至不存在真实买家,又怎么可能被用于典当和清算?如果NFT的价格是空中楼阁,市场如何会认可基于市场价的借贷质押?

认清形势,丢掉幻想,准备斗争,NFT板块因而才有重塑的希望。如果NFT不可能以稀缺性和共识定价,那我们就应该开始大胆尝试全新的定价机制;如果认识到单个NFT没有交易深度,我们在发展NFTfi的时候,就会开始考虑聚合稀少而分散的流动性,会开发新的指标筛选具备真实买家和流动性的NFT用于借贷或典当,而非仅仅用“蓝筹”定生死。

作为一个反焦虑斗士,我也希望以此为契机,传达一个事实 — — 现实不似我们所见,天价和暴利常常是包装出来诱人上钩的谎言,如果想要抓住某个机会,最好先认识到魔术师如何从我们口袋中取走硬币的。

当你彻底理解,利润是如何在一个狂热叙事中出现又是如何消失的,你或许会开始释怀,为什么“赚钱的永远都是别人”。

神话不存在,而魔术师并非简单的职业,完美的骗局照样依托于雄厚的资本。

同时,NFT的价格骗局并不是特殊案例,欺骗既普遍又必然。如果我们具备某种弱点,从而存在某种方法使得我们被欺骗,那一定会有欺骗者暗中等待时机实施欺骗。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学习防范,防范那些具有误导性的故事和博取我们眼球的焦点,也意味着我们将开始采取措施抵御市场中消极的一面。

我们不用要求一个绝对完美的行业,但我们需要相对健康的生态,希望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作者Nakamoto Uikyou@NakaUikyou
相关文章
2024.04.17 - 前天
NFT 里领空投?只是玩法之一!详解 xNFT,Backpack 的秘密武器
在 NFT 里领取空投,只是 xNFT 玩法的开胃菜,它有让钱包成为「Web3 微信」的潜力。
2024.03.25 - 25 天前
NFT 艺术家涌向 Solana:Solana 在 NFT 领域会胜过以太坊吗?
Solana 凭借其极速交易速度、超低 NFT 成本以及可持续发展等竞争优势,吸引大量艺术家迁移。
2024.03.07 - 43 天前
2 月 NFT 市场交易活动激增,Solana 成 NFT 领域主导力量
随着 2024 年二月 NFT 市场的激增,对创作者、投资者和爱好者而言,机遇多多。
NFT
2024.03.06 - 44 天前
梦回拍卖价,旗下 NFT 大规模清算,Yuga Labs 难挽危局
BAYC 和 MAYC 价格表现的不尽如人意也是以太坊 NFT 整体市场表现的缩影。
2024.03.06 - 44 天前
观点:这个世界是一个巨大的 Meme
NFT 更多是为情绪买单,项目方需给 Holder 足够的「获得感」。
2024.03.04 - 46 天前
一文盘点 13 个具有潜在空投收益的 NFT
更高级别的 NFT 增加了获得奖励的可能性。
NFT
2024.02.22 - 57 天前
斯坦福区块链评论: OnChainMonkey 如何重塑比特币 NFT?
比特币在保护其原生代币以外的数字资产方面的作用仍处于起步阶段,潜力巨大。
2024.01.24 - 86 天前
进击的Magic Eden :解读潜在空投计划和多链 NFT 体验
使用 Magic Eden,未来将空投 $NFT。
2024.01.16 - 94 天前
GameStop NFT 业务消亡史:传统公司进军 NFT,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吗?
GameStop在2023年1月至10月底期间,从销售数字资产(指NFT)中获得了280万美元的收入。
2024.01.15 - 95 天前
除了 Berachain 测试网交互,还有哪些潜在 NFT 空投机会不可错过?
本文将探索Berachain生态系统,以及如何通过持有特定的NFT获得其曝光机会。
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