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笔记|对话 MakerDAO 联创: DAO 治理的糟糕现状能否被修复?

MakerDAO 雄心勃勃的“终局计划”旨在克服“选民冷漠的核心问题”,这会起作用还是 DAO 注定会失败?

整理 & 编译:深潮 TechFlow

上一次牛市的高峰期是 Rune Christensen 对 DeFi 和 DAO 感到最失望的时候。在最新的一期 Unchained 播客中,Christensen表示,“我甚至不知道 MakerDAO 将如何生存。现在,Christensen 正在帮助 DAO 摆脱幻灭的低谷。他表示,MakerDAO 雄心勃勃的“终局计划”旨在克服“选民冷漠的核心问题”,这会起作用还是 DAO 注定会失败?

5分钟阅读播客笔记,为你节省 90 分钟的时间。

以下是本次对话的主要内容,由深潮进行听译和整理,并输出了主要观点:

主持人:Laura Shin,Unchained 播客

主讲人:Rune Christensen,MakerDAO 联合创始人

视频归属:Unchained 播客

原标题:《Can Maker's Rune Christensen Fix the Sad State of DAO Governance? 》

栏目链接

发布日期:8月23日

为什么 MakerDAO 需要重大变革?

  • Christensen 提议对 MakerDAO 进行重大变革,这一提议将被采纳。Laura 询问他为什么想要实施这一变革,尤其是考虑到 MakerDAO 已经很稳定。

  • Christensen 解释了 MakerDAO 的历史和愿景,强调它是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比较早期的时候诞生的。MakerDAO 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它不受传统金融体系的影响,可以为全球用户提供稳定的价值。尽管近年来加密市场经历了几次牛市,但 DeFi 领域的进展仍然停滞不前,这意味着尽管市场上有大量的资金和兴趣,但创新和应用的发展速度并不快。

  • Christensen 认为,DeFi 领域的部分停滞是由于 DAOs(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所面临的挑战。DAOs 的设计初衷是去中心化决策,使其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体系,其中每个成员都有发言权。然而,实际上,这种去中心化的决策过程往往是低效的,容易受到大代币持有者(即“鲸鱼”)的影响,这些鲸鱼可能会根据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整个社区的利益来投票。此外,许多 DAO 成员可能会对投票表示冷漠,导致决策过程缺乏广泛的社区参与。

  • Christensen 指出,尽管 MakerDAO 是最古老的 DAO,但在管理和控制其运营费用方面遇到了显著的困难。这些费用可能包括技术开发、市场营销、社区管理和其他与项目运营相关的费用。由于费用管理的困难,MakerDAO 会产生内部协调问题,所以在决策过程中,由于不同的团队和社区成员之间可能存在分歧,使得决策过程变得复杂且低效。

  • Christensen 认为,随着 MakerDAO 和其他 DAO 的增长和扩张,原本希望达到的和谐、共同的决策理念开始崩溃。这可能是因为随着成员数量的增加,达成共识变得更加困难,同时也可能有更多的利益冲突和策略分歧出现。

MakerDAO “终局计划”的提出

  • Christensen 详细描述了他为 MakerDAO 设想的“终局计划”,并提到了四个阶段。Christensen 强调,这一“终局计划”的核心目标是确保 MakerDAO 的长期稳定性、持续增长和不断创新。

    • 品牌重塑:为了更好地与社区和市场沟通,MakerDAO 需要进行品牌重塑。这不仅仅是关于视觉标识,更多的是关于如何更好地传达其核心价值和愿景。

    • 子 DAO:在 MakerDAO 框架内运作的小型、专注的 DAO,每个子 DAO 都有其特定的目标和任务,例如处理某一特定领域的贷款或资产。这种结构允许更快速、更灵活的决策,同时保持整体的协同和一致性。

    • 投票奖励:这种激励机制可以确保更多的成员积极参与决策过程,从而加强 DAO 的民主性和去中心化。

    • 治理 AI 工具:为了帮助成员更有效地做出决策,使用开发 AI 工具来辅助治理,这些工具可以分析大量的数据,为成员提供有关各种提议可能的影响和结果的见解。

  • Christensen 解释了为什么他们选择了“终局”这个名字。他提到,这个名称的选择是因为他们希望 MakerDAO 能够达到一个与比特币类似的状态,即具有更高水平的确定性和可靠性。

  • Laura 提到了知名风投公司 a16z 对 Christensen 的“终局计划”表示反对的事情,并询问为什么 MakerDAO 社区仍然决定采纳它。

  • 针对这一反对意见,Christensen 解释说,他是 MakerDAO 中最活跃的大型代币持有者。更重要的是,他强调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志愿者,这意味着他的决策和建议都是基于他对项目的信仰和对其长期成功的承诺。他之所以提出这一计划,是因为他真心相信这对 MakerDAO 是有益的,如果他认为这一计划不会带来任何好处,他就不会提出。

  • Laura Shin 提到 Christensen 持有大量的 MKR 代币,她询问,对于一个治理代币来说,单一的大型持有者是否可能成为一个问题,因为这可能导致治理过程中的不平衡或偏见。

  • Christensen 解释说,这实际上与他们的“终局计划”的第四阶段有关。他指出,这一阶段的目标是解决选民冷漠的核心问题,一旦其他所有事情都到位,他们就会开始解决这一问题。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意识到单一大型持有者可能带来的问题,并计划在“终局计划”的最后阶段解决它。

“终局计划”的第一阶段:品牌重塑

  • Christensen 描述 MakerDAO 的“终局计划”的第一阶段,核心是代币的重新命名,这意味着 MakerDAO 将对其现有的代币进行一些重大的调整,以更好地反映其在市场上的价值和定位。

  • Laura Shin 询问为什么不简单地重命名 MKR 和 DAI,以解决与品牌相关的混淆或问题。

  • Christensen 解释说,实际上很难重命名这些代币。因为在区块链上,每个代币都有一个确定的标识符,这使得重命名变得复杂,这些标识符不仅在技术层面上为代币提供了唯一性,而且在社区和市场中也为代币建立了身份。突然的品牌或名称变化可能会引起用户的恐慌或混淆,在加密货币领域,任何与代币或项目相关的重大变化都可能导致市场反应,这可能不利于项目的稳定性和信誉。

  • Christensen 进一步强调,他认为没有必要打扰那些已经熟悉和喜欢使用 DAI 和 MKR 的用户。这些用户已经对这两个品牌建立了信任和忠诚度,突然的变化可能会损害这种信任,用户应该有权选择他们想要使用的稳定币版本,无论是新的稳定币还是原始的 DAI。

  • Christensen 提出,允许用户在新的稳定币和原始的 DAI 之间自由切换。他认为,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和用户需求的多样化,提供这种切换能力变得尤为重要。

  • Christensen 认为,不同的用户可能会有不同的需求和偏好。例如,一些用户可能更喜欢新的稳定币,因为它可能提供了更好的稳定性或其他优势;而另一些用户可能更喜欢原始的 DAI,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它或者认为它更可靠,通过允许用户自由切换,MakerDAO 可以确保满足这些不同的需求,同时也给予用户更多的权力和控制。

  • Christensen 强调了为用户提供灵活性的重要性。他认为灵活性不仅可以增强用户的信任和满足感,还可以鼓励更多的用户参与和使用 MakerDAO 平台。如果用户觉得他们被迫使用某种特定的稳定币,而没有其他选择,这可能会导致他们对平台失去信心或寻找其他替代方案。

  • Christensen 还提到了确保整个切换过程是无风险的重要性。为了获得用户的信任和接受,必须确保他们在切换稳定币时不会面临任何风险或损失,整个切换过程应该是简单、安全和可靠的,应该感到放心。

  • 虽然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是好的,但这些选择必须是容易理解的,以便用户可以轻松地做出决策。比如,任何与稳定币相关的变化,无论是技术上的还是品牌上的,都应该是透明的。这样,用户可以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发生,以及这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 并且,与用户的沟通和教育是至关重要的。当引入新的功能或变化时,应该有充分的教育和沟通来确保用户了解这些变化,这种沟通不仅可以帮助用户更好地理解和使用新的功能,还可以确保他们不会因为不明白某些事情而感到困惑或不知所措。

“终局计划”的第二阶段:大型发布

  • Christensen 介绍了 MakerDAO 的“终局计划”的第二阶段,他称其为“大型发布”。这一阶段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更新或改进,而是一个全面的、旨在彻底改变 MakerDAO 和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策略,如果第二阶段的“大型发布”得到正确的执行和推广,它有潜力改变整个加密货币行业。

  • Christensen 强调,MakerDAO 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当前的市场需求,而是为了创造一个可以长期持续、不断创新和发展的生态系统。他们的目标是做一些前所未有的事情,这意味着他们不仅仅是跟随市场的趋势,而是试图为市场设置新的标准和方向。

  • Christensen 认为,为了保持 MakerDAO 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领导地位,不断的创新是关键。他们在第二阶段尝试引入一些前所未有的功能和策略,这些创新旨在提高 MakerDAO 的效率、安全性和用户友好性,同时也为整个加密货币行业提供新的思路和方向。

  • Christensen 表示 对 MakerDAO 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认为,通过“终局计划”的第二阶段,MakerDAO 将进一步巩固其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的领导地位,并为用户提供更多的价值和机会。

  • Christensen 描述了他们计划推出的六个新 DAO 和六个新治理代币,这是 MakerDAO 为了进一步分散和优化其治理结构而采取的策略,简化 MakerDAO 的核心结构,使其更加高效和用户友好,也为了通过创建新的治理代币,能够激励社区成员更加积极地参与 MakerDAO 的治理和发展。

  • 所有的高级功能和创新将被分散到这些子 DAO 中,这些子 DAO 将负责特定的功能或任务,如稳定币的管理、风险评估或市场推广等。通过这种方式,每个子 DAO 可以专注于其特定的任务,而不必担心其他不相关的问题,使得每个子 DAO 可以更加灵活和高效地工作。

“终局计划”的第三阶段:社区激励

  • Christensen 讨论了如何利用子 DAO 来激励用户参与。他提到,每个子 DAO 都可以根据其特定的目标和策略来制定自己的激励机制。这可能包括代币奖励、声誉系统或其他形式的激励。通过这种方式,子 DAO 不仅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参与,还可以确保这些用户在参与过程中保持积极和活跃。

  • Christensen 还提到了子 DAO 在解决用户冷漠问题方面的潜力。他认为,通过为用户提供具体的、与他们的需求和兴趣相关的项目和机会,可以有效地解决用户冷漠的问题。他强调,为了确保用户的积极参与,必须为他们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机会和激励。

  • Christensen 强调鼓励用户长期参与的重要性。他认为,为了确保 MakerDAO 的持续成功和稳定,需要社区成员的长期、持续的参与和支持。虽然短期的奖励和激励可能会吸引用户的注意,但他们的目标是确保用户不仅仅是为了短期的收益而参与,他们希望用户真正理解和支持 MakerDAO 的愿景和目标。

  • Christensen 详细描述了他们如何通过提供不同的奖励和激励来鼓励用户长期参与。

    • 代币奖励:为用户提供代币奖励的策略,这些代币可以在未来增值,从而鼓励用户长期持有和参与。

    • 声誉系统:用户可以根据他们的贡献和参与获得声誉,这种声誉可以用来获得特定的权益或奖励。

    • 教育和培训:为用户提供教育和培训,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 MakerDAO 的工作原理和如何参与。

  • 为了确保用户的长期参与,必须与他们建立信任和关系,通过提供透明的信息、及时的反馈和持续的支持,可以帮助建立这种信任和关系。

“终局计划”的第四阶段:治理 AI 工具

  • Christensen 介绍了 MakerDAO 的“终局计划”的第四阶段,强调了这一阶段的核心是实施治理 AI 工具。

  • Christensen 强调,随着 MakerDAO 和其他 DAOs 的复杂性增加,人为地管理和监控所有的决策和交互变得越来越困难。治理 AI 的引入旨在减少这种复杂性,它们可以自动处理大量的日常治理任务,例如投票、提案审查和其他决策过程,这不仅可以加速决策过程,还可以确保决策是基于数据和预定规则的,而不是基于个人偏见或情感。

  • Christensen 进一步指出,治理 AI 不仅仅是一个静态的工具,它具有学习和适应的能力,这意味着它可以根据过去的数据和决策来优化未来的决策,确保系统持续改进。通过治理 AI,MakerDAO 可以大大减少人为干预和潜在的冲突,这可以确保治理过程更加公正、透明和无偏见。

  • Christensen 认为,治理 AI 可以提高系统的可靠性和稳定性,由于决策是基于预定的规则和数据的,所以可以减少错误和不一致性,从而确保系统的稳定运行。

  • 最后,Christensen 提到了Atlas,一个正在构建的AI项目。该项目集中整个 MakerDAO 项目的所有相关数据,这种集中化的方法旨在简化信息检索,使得参与者能够更容易地找到他们所需的信息。

欢迎加入深潮TechFlow官方社群

Telegram订阅群:https://t.me/TechFlowDaily
Twitter官方账号:https://x.com/TechFlowPost
Twitter英文账号:https://x.com/TechFlow_Intern
作者深潮 TechFlow深潮TechFlow
相关文章
2024.07.05 - 10 天前
对话 Movement 联创:Move 语言潜力巨大,如何在L2饱和市场中寻求差异化?
7月份对 Movement 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月份,他们将推出首个高吞吐量的以太坊 Rollup 测试网。
2024.07.02 - 13 天前
对话 10T Holding 创始人:BTC 或将上涨 3 倍,加密货币将价值数十万亿
ETF 的推出使得大量资产管理公司可以轻松购买比特币,将大大加快比特币的采用速度。
2024.06.27 - 18 天前
播客笔记|对话 Lattice Fund 联创:散户为何总是难以在加密市场获利?
FDV 限制了市场的上涨潜力,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存在巨大的流动性不匹配。
2024.06.18 - 27 天前
播客笔记|对谈 Dragonfly 合伙人:名人 Meme 和 zk 引发的空投争议
点击赚钱游戏的流行可能是对复杂游戏和AI泛滥的一种反应。
2024.06.13 - 32 天前
播客笔记|对话 Bittensor、Near与 Sahara 创始人:不同项目如何与 AI 的结合
本次讨论的主题是AI与Web3的结合,探讨了这两大领域如何相互促进和解决当前存在的挑战。
2024.06.06 - 38 天前
播客笔记|研究员激辩Anatoly:以太坊 vs Solana,谁能笑到最后
Justin认为,以太坊在网络效应、模因力量和品牌声誉方面具有巨大优势,这使得以太坊更有可能成为最终的赢家。
2024.05.30 - 46 天前
播客笔记|对话 WIF 教父 Ansem:Solana 为何能在加密市场中脱颖而出?
Ansem 认为Solana的快速发展和社区的坚定支持是其成功的关键因素。
2024.05.28 - 48 天前
播客笔记|对话 Galaxy 创始人 Mike Novograt :加密市场接下来怎么走?
Alex 和 Mike 以独特的视角探讨了金融、技术和监管环境的交叉点,这些领域将塑造数字资产的未来。
2024.05.27 - 49 天前
对话 Monad 创始人Keone:Monad 像是以太坊和 Solana 的孩子
Keone Hon 展示了 Monad 团队在区块链性能优化方面的突破性进展。
2024.05.20 - 56 天前
对话 Founders Fund 合伙人 Joey Krug:探讨加密货币领域的创业历程与技术挑战
成功的加密创始人具有强大的说服力、持久的毅力和出色的工作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