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以太坊 EIP Editor Victor:硅谷工程师的加密多重宇宙

Victor Zhou,既是 EIP Author,也是 EIP Editor。

采访:Sunny

编辑:Min

硅谷南湾,天气晴朗。

你或许不熟悉周载南(Victor Zhou)的名字,但是 ERC1202,ERC5750 等协议或许并不陌生,Victor Zhou 就是以太坊改进提案(EIP)的作者,以及全球首位华人 EIP 编辑,他有着丰富且多元的身份标签,横跨 Web2 与 Web3。

他是资深的硅谷工程师,2012 年便加入 Google,任职十年,是硅谷高科技华人社区“载歌在谷”创始人,其每年举办的海外春晚,被誉为“湾区华人的年夜饭“;

他是以太坊社区的建设者,开发了 ERC1202,ERC5750 等 EIP 协议,并且成为以太坊社区首位华人 EIP 编辑,推动以太坊应用层标准化 5 年有余;

他也是投资人,发起了加密投资基金 AlephCrypto;

如今,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创业者。2023 年,从谷歌离职后,Victor Zhou 开启了自己的 Web3 创业之路。

带着诸多好奇与疑问,在硅谷的一个咖啡馆,深潮 TechFlow 记者 Sunny 与 Victor Zhou 做了一次线下访谈,聊聊他多元视角下的太坊社区,加密投资与创业。在交流中,Victor 时常会用工程的语言和思路去阐释他对加密行业的认知,抽象的工程语言起初虽然晦涩难懂,但是在分享的深入浅出中却能深刻和客观的反映了事物的本质。

关于自己和以太坊社区

深潮 TechFlow :请 Victor 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吧,如何在Web2大厂时就跳进加密兔子洞,并参与到以太坊的建设开发中?

Victor Zhou:在谷歌任职的十年中,我历任广告,搜索,YouTube,和区块链部门。在早九晚五的工作之余、每天下班回家后,我一直致力于“开放贡献社区”的参与同建设,例如维基百科和以太坊社区。我是在 2017 年开始活跃参与到以太坊协议设计之中去的,我一直很热爱开源建设,我猜这就是最终引入我到加密行业的原因吧。

深潮 TechFlow:作为以太坊社区首位华人EIP编辑,同时也是 ERC1202、ERC5750 等协议的作者,您会负责审核所有提交给ETH社区的EIP协议,作为编辑,什么样的“以太坊改进提案”(EIP)才更容易被通过变成真正的代表标准,你们审核的重点和标准是什么?

Victor Zhou:以太坊作为去中心化社区,其治理方式与传统企业非常不同,主要依赖一系列的治理机制。

EIP 是以太坊改进提案(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的缩写。EIP 是以太坊治理(governance)的核心部分,许多重要的社区决策是依赖 EIP 提出的。例如所有的硬分叉都需要提出 EIP。著名的执行层 EIP 包括 EIP-1559 费率更新,著名的应用层 EIP 包括ERC20、ERC721。EIP Editor 负责审阅和批准 EIP,是其中的“守门人”、也是以太坊治理的关键角色之一。许多人误以为像 Vitalik 这样的创始人可以给以太坊社区和开发者“下指令”或者代替大家做决策。其实这是一种从中心化企业延续过来的思考方式。在以太坊,众人的思维是靠提出提案、争取社区其他人支持和实现,最终实现推动决策的效果。

我本人有两个角色,既是 EIP Author 之一、也是 EIP Editor 之一。虽然 EIP Editor 角色在社区治理内如非常键、全球也只有 7 位,而 EIP Author(作者)的数量众多,可能活跃的就有几十人。但我自己的身份认同上,我首先是一名“作者”(EIP Author),然后才是一位“编辑”(EIP Editor)。

作者是一个提案的提出人和“驾驶员”。其的作用是起草出新的协议标准并且在公众,特别是开发者的反馈中修订标准草案(Draft),最终推动草案的定稿(Finalize)。

编辑(Editor)的作用是在规则和格式上确保 EIP 符合规范,具有清晰度、可读性、规范性,和在技术上的可行性(不要求最优性)。同时,编辑也需要推动草案的同行技术审阅(Peer Technical Review)来做最后的审核。

整个以太坊治理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依赖由这一批作者和编辑提出和审定提案以及广大开发者和用户“用脚投票”来实现的。

深潮 TechFlow:在上一个牛市周期,新公链一度势头迅猛,以太坊因效率低下受到质疑,但穿越周期之后,大家发现以太坊依然是公链之王,从您的经验与见闻触发,您觉得以太坊社区的竞争力究竟是什么?他究竟做对了什么?

Victor Zhou:首先,对于价格和市场我不做任何评价,这不是我的专长,因此这细分领域留待专家评论。从技术和应用上个人认为以太坊(及其兼容链)具有优于其他公链类型的技术成熟度,EVM 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网络效,大量的 DeFi 和其他应用的智能合约依照 ERC 协议标准进行开发,其中代表为 ERC20 的 USDT 和 USDC 具有大 1100 亿美元。各类 ERC20 token 中将近 500 亿美元在 DeFi 中锁仓。此外,NFT 市场规模大约有 100 亿美元。

总结来看,以太坊的核心竞争力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

1.生态活跃和技术领先

以太坊技术发展的日新月异与领先,主要源于社区上共生着大量优秀的建设者和项目方,百家争鸣,刺激着以太坊产品的快速迭代。例如,以太坊有一个社区理念叫做 client diversity(客户端多样性),就比如大多数公链做生态的时候写一个版本的节点代码就好了。

以太坊一开始基金会就推动了 Python、Go、Cpp 的三个不同语言版本的节点开发团队,确保了以太坊的协议是“基于标准”(protocol based),而不是“基于实现”(implementation-based)。每一个节点开发代码都不能垄断协议的解释权。后来出现了基于 javascript 的版本、基于 rust 的版本等。这种技术多样性让以太坊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和安全,同时也拓展了以太坊的开发者人才多元化。类似的,在一开始以太坊就推动了几个不同的钱包实现,例如 MyEthereumWallet(MEW)和 Mist 等,使得别的钱包可以加入进来,这种逻辑,类似腾讯的“跑马机制”。

以太坊也非常努力避免“官方”属性,基金会本身很小、并且主要推动生态的方式是靠 Grant 来支持项目。在公众面前也想尽可能的去官方属性,来保持开放且谦虚的中立态度,如此的去中心化社区互动模式催生出很多有机的结果,这是和很多其他以公司方式运营的公链很重要的不同点。

2.标准开发和互操作性强

以太坊有许多优秀的开放标准,从执行层(Execution)到智能合约层(Smart Contract),使得开发的智能合约和DApp可以进行大规模的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例如一个项目方可以开发一个 ERC20,另一个项目方开发了一个 DeFi 项目 UniSwap 就可以直接接入所有满足 ERC20 的 Token,第三个项目方开发了一个UI可以跟 UniSwap 这类协议进行交互,同时就可以立即跟 UniSwap 和它的 Fork 及其他公链上的 UniSwap 进行互操作。

3.网络效应已经形成护城河

以太坊公链开发以来,链上已经产生了许多应用,以太坊的标准开放而得到的互操作性指数级的积累该链上的网络效应。首先我们可以从与 Web2 可以达到的网络效应来估算 Web3 所能达成的网络效应。

Web2 的网络效应是

Benefit=N(user)×N(merchant )(大约是N(2))

在传统的互联网中,商户和商户之间是割裂的相互独立的岛屿,每个商户的用户每次只能和一家商户进行互动,从而产生相应的价值。

Web3 的网络效应是

Benefit=N(user)×N(merchant)×N(merchant1)×N(user1)×…× N(merchantn)×N(usern)(可以是N(4),N(5),…, N(n))

在 Web3 中,商户与商户之间通过区块链连接,再也不是割裂的相互独立的岛屿,而是相互依存,相互连接的群岛。每个用户每次可以和多家商户进行互动,这不仅是主语的颠倒,也是网络效应维度的升级,互联网因此有了深度。以太坊协议的开发标准和互操作性又进一步提升了该技术制造的维度,这就等同于在 tetra 的基数又增加了 10(6),这样的网络效应是超出想象的。

关于投资

深潮 TechFlow:除了工程师,我们还了解到您曾经在投资机构任职,后面也创办了自己的加密投资基金 AlephCrypto,作为加密领域的投资人这个身份,您在加密领域的投资方法论是什么?

Victor Zhou:我自己是 Builder,是标准开发人。我们押注 Builder,相信这个阶段的区块链发展类似互联网早期,是“技术密集型”,我们喜欢的创始团队应该具有技术背景或者很强的对区块链产品的理解。我们相信我们进入了一个不亚于信息技术(IT,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下一代工业革命:信任产业(TT:Trust Technology)。

区块链全面改变人类生活的方式是数字化信任,数字化资产,数字化权利。就像计算机网络产生的“数字化信息”全面超越书籍纸张知识,我们认为人类的非数字化合同将很快被机器可信执行的“数字化合同”取代。

关于创业与硅谷

深潮 TechFlow: 通过您的领英资料,我们发现您已经于 2023 年 4 月从谷歌离职,并创办了自己的公司(stealth mode),驱使您这个时候出来创业的原因是什么?

Victor Zhou:我很高兴有机会在这里分享我最近的职业决定。我知道,许多朋友可能会疑惑,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全球经济寒冬的时期,我反而会主动辞去谷歌这样稳定的工作,去创办一家新的公司。这个决定可能看起来有些冒险,但我相信,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最有可能孕育出真正伟大的创新。

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许多伟大的公司都是在经济寒冬期间诞生、寒冬里出发的。例如,2009 年的金融危机期间,我们看到了一系列优质企业的崛起。AirBnB 创立于 2008 年,Uber、Slack、Square、Pinterest 生于 2009 年、谷歌在 2001 年互联网泡沫中崛起。军队常常在冬季发起攻势,因为接下来每一天都更加温暖。

在这个时期,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获得资金支持。我很荣幸,在我离职之前,就已经获得了投资者的信任和支持。反过来,当前的人才市场供大于求,许多优秀的人才被迫寻找新的机会,这恰恰为我们提供了招聘优秀人才的机会。对技术壁垒型创业项目,寒冬里外部泡沫和噪声少,更容易获得有长期眼光和技术理解力的投资人的投资和团队成员的加入。

我选择投身的领域是智能合约即服务方向。我相信,这个领域的基础设施即将成熟,而且它有巨大的潜力改变我们的生活。我期待在这个领域中,我们的公司能够做出真正有意义的贡献。

深潮 TechFlow:能给我们透露一下您创业项目具体是什么吗?为什么选择这个方向?

Victor Zhou:"区块链带来的“信任技术革命”是信息革命以来最大的技术革命,它的革命性体现在能够大大提高人类协作中信任的产生、转移、存储的效率。智能合约是信任的产生、转移、存储的主要载体,是下一代软件产业。基于这一理念,我创办了D3Serve企业,其名称取义于"Decentralized Serve"(去中心化服务)和 Web3 的含义。我们立志成为智能合约即服务 (Smart Contract as a Service) 领域的领导者,构建下一代信任技术的基础设施,通过提供可靠、高可扩展性的智能合约服务来极大地提升企业和个人协作中信任传导的效率。

作为创始人之一,我个人是智能合约标准化专家,拥有深入的行业知识和丰富的经验。我积极参与智能合约标准的制定,并在该领域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凭借这些专业知识和经验,我深信我们的团队可以开发出满足用户需求的创新产品。

目前,我们的企业正在秘密模式下开发我们的第一个产品,专注于域名与账号抽象(Account Abstraction)领域。虽然我无法透露具体的产品细节,但我对这个方向充满信心,并期待着向大家展示我们发布的早期产品。

我们坚信,通过我们的智能合约服务,企业和个人将能够更便捷地构建信任关系、确立合作协议,并实现高效、安全的协作。我们致力于提供先进的技术基础设施,为用户提供简单、可靠的智能合约开发和部署环境。我们将持续不断地创新和改进,以满足不断发展的市场需求。

最后,我对智能合约的标准化和推广充满激情,希望通过 D3Serve 的努力,推动智能合约在各个行业的广泛应用,并为信任技术革命的发展做出贡献。

深潮 TechFlow: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有很多互联网大厂员工到 Web3 创业,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思维,用户体验等各方面,您认为在 Web2 与 Web3 创业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Victor Zhou:这个问题非常广泛,涉及到多个层面,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单独撰写一篇文章来深入探讨。简而言之,Web2 与 Web3 创业之间的最大区别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看。

  • 首先,Web3 中的账户和支付功能是内置的,这意味着在商业化方面,Web2 更倾向于采用免费和付费结合的商业模式,而 Web3 用户则更有可能天然习惯于付费。

  • 其次,Web2 中的创作者和粉丝之间界限分明,而在 Web3 中,观众和创作者之间的边界可能变得模糊,许多热情的粉丝会积极参与共创,同时创作者也会成为彼此的粉丝。

  • 第三,Web2 和 Web3 的社群边界也会比较模糊,出现许多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或其他新的组织形式,这些组织跨越了单一平台的边界。

目前,Web3 仍然面临着许多用户体验方面的挑战,比如高费用、长延时、低吞吐量等问题,这很类似早期互联网的情况。然而,我们对 Web3 的发展充满信心,相信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社区的努力,这些挑战将逐渐得到解决。Web3 的发展将为用户带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互联网体验,激发创新和协作,进一步推动技术的演进和社会的发展。

深潮 TechFlow:最近,SEC关于加密货币的政策动向一直不友好,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ian Armstrong 甚至表示,如果加密行业的监管不明确,Coinbase 可能会搬离美国,在您看来,硅谷或者说美国还会是 Web3 创业的热土吗?未来,您会考虑搬到新加坡或者香港创业吗?

Victor Zhou:对于创业者来说,一个清晰且合法的监管环境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稳定、透明且公平的监管框架将有助于推动创业者及整个行业的繁荣。近期,以 Coinbase 为代表的区块链产业企业对美国证监会(SEC)的监管政策提出了激烈的批评,甚至表示可能不得不将业务迁离美国。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观点也得到了许多美国国会议员的支持。

信任技术产业作为一种颇具影响力且创新的领域,的确为各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机构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此同时,它也为许多有意在全球竞争中超越美国的国家和地区提供了发展契机。欧洲、亚洲和拉美的一些司法及监管辖区将这一领域的发展视为新的机遇,并积极研究制定相应政策,使得该领域呈现出多样化、繁荣的态势。

以英国法律委员会(Law Commission)为例,他们邀请了我和其他开源社区成员为 DAO 治理监管提供建议,以便更快速、深入地了解加密货币的发展动态。我们对各司法辖区间监管创新的态度是积极乐观的,相信未来的发展将更加美好。

关于硅谷和美国是否仍将是 Web3 创业的热土,这个问题没有定论。当前局势可能会给美国带来一定的挑战,但同样也给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了发展契机。全球各地都在努力打造有利于创新和发展的环境,以吸引创业者和投资者。至于搬迁到新加坡或香港创业,这将取决于具体的业务需求和发展战略。我们将密切关注全球监管环境的变化,以确保在最适合我们发展的环境中推进事业。

作者深潮 TechFlow深潮TechFlow
相关文章
2024.06.18 - 前天
专访 Gyroscope 联合创始人:复杂系统、稳定币百科全书以及挑战 MakerDAO
“将去中心化稳定币直接整合到DeFi应用中,能够提供目前中心化稳定币无法实现的优势。”
2024.06.17 - 3 天前
细数比特币亿万富豪发家史,揭秘新一轮财富密码
福布斯亿万富豪实时排行榜中,有 15 位富豪的财富主要源自加密货币领域。
2024.06.13 - 7 天前
全新视角解读,被误解的 SEC 主席 Gary Gensler
Gensler 或许有阵营、私心、外界压力甚至利益,但加密世界融入主流的进程确实在加快。
2024.06.13 - 7 天前
对话神奇交易员:潜入 GCR 社群,9 美刀抄底 Sol
选择、Meme、做空、Solana、神秘的GCR....我们聊了很多。
2024.06.05 - 15 天前
从小白到 Alpha 猎手,雨中狂睡的“草根逆袭”
你必须要提升认知,最后,你的资产一定会回归到你的认知曲线上。
2024.05.31 - 20 天前
美国总统竞选人:自参选以来已买入 21 枚比特币
小罗伯特肯尼迪表示,「我给我的每个孩子都买了三枚比特币」。
2024.05.31 - 20 天前
起底 Jesse Pollak:Base 链的诞生与成功秘诀
Coinbase 工程奇才 Jesse Pollak 曾考虑离开公司,但最终创建了热门的 Base 链。
2024.05.30 - 21 天前
对话交易员 Paleking:从 3 万美金小散户到 5 千万美金基金操盘手,高手的交易策略如何养成?
放弃基本面分析,专注强势标的的趋势交易。
2024.05.28 - 23 天前
福布斯专访 CFTC 前主席:加密货币终将在美国王者归来
Christopher Giancarlo 认为,美国抵制加密货币创新的堤坝即将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