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的范式转移,红杉资本从摧毁传统VC投资结构中能得到什么?
S
Sam
2021.10.28 17:01:03

作者:Sam
编译:深潮TechFlow

我在8月的文章中提到,我们过去熟知的“风险投资”正在走向消亡。那些自称“风险投资基金”的人面临着一个选择:尝试扩大规模,以此应对来自全球金融界进入私人软件投资的现金冲击,或者是在软件和传统技术之外寻找新的风险融资形式。

在这场讨论的背景当中,印象深刻的是红杉资本的冒险举措。

红杉资本本周宣布将新成立一个名为“红杉资本基金”的大型基金。它不是带有时间限制的典型基金,而是开放式的基金。这就意味着除非有限合伙人明确地选择赎回,它将永远不需要归还资本。红杉资本基金将会把资金分配到看起来更为传统的风险投资子基金中进行风险投资。当然,它还会被设立为一家注册投资顾问,以便于在加密货币市场上部署更广泛的策略。

坦率地说,我希望自己对这个策略有真正的了解(我喜欢唱反调)。但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红杉资本资本在其公告中所宣传的“对风险投资的根本性颠覆”是有些夸张,但是我认为红杉资本这一举措的力量实际上比人们想的要大得多。

当今的投资世界变化得越来越快,变化越来越陌生,所以这种举动在很多方面都是有意义的。风险投资公司都面临着这种环境,但是红杉资本这里表现得尤为明显——因为它试图抵御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的冲击,并利用其在风险投资市场的现有地位。以下,是我的经验之谈

红杉资本创建一个大型开放式基金的举动给该公司带来了一系列新的优势,并将使一些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更加难以与其竞争。

现列举其优点如下(按从最明显到最不明显排序):

1. 资产管理规模的优势

任何关注市场的人都知道一个非种子基金想要生存下去就需要非常巨大的规模。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市场透明度日益提升,你可能无法再获得相同的投资倍数,但你可以用数量来进行弥补。

在这个方面,红杉资本的举动意义重大。在可部署资本的基础上,红杉资本相较于Andreesen Horowitz(a16z)等风险投资公司来说算是个小公司,但通过管理名下全部资产,它一夜之间成为了硅谷中最大的传统风险投资公司(虽然还是比东海岸的一些对手小得多)。

把所有的东西都集中到一个主常青基金中,意味着红杉资本不再把自己视为“目前可以部署的美元”,而是可以开始使用其所有资产管理的总和来运作。

这是一种巨大变化,将红杉资本从最多只有几十亿美元的机构转变为了拥有450多亿美元公共股票的巨无霸(而且很快就会从Stripe那里得到另一笔意外之财)。

2. 敏捷优势

大型风险投资公司一次只经营一个基金的时代早已过去。如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和其他多元化的金融机构,风险资本家们正在同时使用不同的经理人和策略运作多个基金。

但是这种做法在缺少主基金的情况下会产生很多的麻烦,导致资金最终出现奇怪的变化。例如,他们可能需要告诉LP为了投资还必须投资于另一个可能不太有吸引力的工具。这不仅使得LP的关系紧张,也拖慢了金融机构通过建立新基金来抢占新投资机会的速度。

而红杉资本所有的新基金只有自己这一个LP,它这种新的模式将极大地减少相关的摩擦。

3.招聘优势

在单打独斗的时代,大型风险投资公司面临着人才方面问题——当你可以依靠自己轻松筹集资金并并将大部分收益收入囊中,而且不用处理合作伙伴内部关系的时候,你又何必想着加入一个巨无霸呢?

我怀疑红杉资本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就看看它内部的一个例子吧,Matt Huang于2018年离开红杉并共同创立了一家加密货币风险投资公司Paradigm。

从所有已知的消息来看,Paradigm现在发展地非常好,而红杉资本在很大程度上对加密货币的繁荣坐视不管,目前正在努力扭转错误。我没有关于具体细节的第一手资料,但我能够猜想到:

红杉资本一定问过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个平台不能容纳Matt Huang建立的东西?

如果你想扩大资金规模,你需要扩大人才规模,那么认为招来的人想要坐在一间办公室里争抢交易、争论激励就是错误的想法。一张名片有多“金贵 ”并不重要。

但是有了主基金和按需分配的子基金之后,红杉资本就能令人相信它的平台更适合下一个伟大的投资者。至少在理论上,所有为红杉资本工作的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基金,而且红杉资本是你唯一的LP。红杉资本处理掉了一切关于管理LP的麻烦,使得人才可以专注于追求投资回报。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未来愿景,它能吸引并留住下一批年轻的投资者,它与对冲基金之前的模式不同。

4.税收(更重要的是贷款)的优势

所有人应该都能想到税收这个方面的优势。现在的税是越来越高了,所以建立一个你永远不必出售资产的结构往往是个好主意(除非你可以享受免税,现在有许多风险投资LP是免税的)。

而作者认为贷款方面的优势更加重要。你拥有数百亿美元流动资产,你就可以利用它们。如果下一代风险投资基金存在一个可以利用的永久的资本基础,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最终看起来就会像是一个新版、改进版的收购基金。

他们不是依靠某个特定的美元投资额来为某项特定的交易借钱,而是可以利用他们庞大的资产负债表来借到所有主要投资活动所需的资金。

红杉资本在这方面并没有透露什么。假如作者掌控着红杉资本,那么作者我一定会选择用负债来资助下一个投资工具,而不是向LP们索要更多的现金。

5.赢得交易的优势

红杉资本的合伙人Roelof Botha在发布时谈到了长期的创始人调整,特别提及红杉资本的合伙人是如何在这种模式下在创始人董事会中“工作几十年”。他的发言中关于董事会的部分在作者看来并不真实。毕竟,Peter Thiel在卖掉他的Facebook股票后仍长期留在Facebook董事会中。虽然红杉资本很早就分配了Square的股权,但Botha本人仍留在Square的董事会中。

也就是说,这种模式将在几个特定的方面帮助公司与创始人保持一致。对于计划上市的后期公司来说,拥有一批采用“永久持有”策略的投资者确实是个不错方案。其次,也许更讽刺的是,如果红杉资本能够建立最终的创始人俱乐部(允许公司在你身上投资,意味着你也可以向公司投资并在未来几十年成为永久资本基础的一部分),它将会成为相当有价值的创始人福利。在竞争激烈的交易中,这种做法可以改变平衡。

6. 我们该何去何从?

在我看来,最终的问题是这次发布是否是红杉资本独有的举动(这一家公司在全球融资生态系统中的竞争战略来说是有意义的),或者说这次发布是否会成为风险投资公司的新模式(或至少是一种新模式)。作者相信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正在讨论这个问题。但事实上,大多数人没有品牌、LP关系或资产负债表来模仿这种模式,所以作者认为不会有其他人急于采用这种模式。

但老虎全球管理公司之类的大型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还是应该感到紧张。红杉资本现在不但拥有现金和灵活性,而且还拥有着他们所没有的东西——与硅谷创始人几十年来的关系,帮助扩大科技界最大企业规模的经验,以及一个非凡的网络。

红杉资本第一步走的挺好,比赛已经开始了。

风险投资中的资产管理是一个奇怪的概念,真希望红杉资本的举措能够清理掉它们。大多数金融机构把资产管理规模(AUM)说成是他们所管理的所有投资的净资产价值。然而,风险资本家通常以他们筹集的资金与他们的投资价值来谈论资产管理规模。在这个问题是,红杉资本基本上是按照其他金融机构的做法来界定资产管理规模。

作者:Sam目前是Slow Ventures的普通合伙人,他也是Fin Analytics的联合创始人。他曾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Facebook的产品管理副总裁。在加入Facebook之前,Sam创立了drop.io,于2010年被Facebook收购。在drop.io之前,萨姆是贝恩公司的一名员工。他已和The Information的创始人Jessica Lessin结婚。

扫码关注公众号
  • 加入我们 8930569@shenchao
  • 申请专栏: 834722345@shenchao.com
  • 投诉: 834722345@shenchao.com

Copyright techllowpost.All rights reserved